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河南暴雨天灾背后 世界应该从中读懂什么

中国河南连日暴雨成灾,造成多地道路、地铁等被淹,大片区域浸泡在洪水之中。当地政府通告显示,截至7月25日12时,据初步统计,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已导致63人…

中国河南连日暴雨成灾,造成多地道路、地铁等被淹,大片区域浸泡在洪水之中。当地政府通告显示,截至7月25日12时,据初步统计,暴雨引发的洪涝和次生灾害已导致63人遇难、5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655亿元人民币。而这还仅仅是灾情发生至今的不完全统计。随着统计数据的更新,以及未来降水的持续,伤亡人数大概率不止51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必然进一步增加。

上周二(7月20日),河南省会城市郑州遭遇“千年一遇”的暴雨,短时间内的强降雨——一个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让郑州这座黄河沿岸拥有1,000万人口的城市,成为一片汪洋。伴随着灾情的发生,社交媒体传出令人揪心的视频画面:洪水涌入了地铁车厢,车厢内的水位一度达到人的胸膛;街头抛锚的汽车不断被洪水冲走;民众眼看着有人被洪水冲走,只能惊呼而束手无策;有民众为了救助落难同胞,连同自己也被洪水冲走……

image.png

短时间内的超强降雨让郑州街头成为一片汪洋。(美联社)

让人猝不及防的郑州暴雨

河南暴雨灾难中最严重的伤亡发生在郑州地铁5号线水淹车厢的三个多小时里,困在车厢的500多名乘客中,12人经抢救后不治死亡,多人受伤。面对突如其来的“旷世暴雨”所造成的灾难和伤亡,有声音开始聚焦郑州的城市治理,以及政府应对危机存在的短板;也有人开始质疑,为什么郑州面对预期的灾害,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对于此次暴雨,郑州气象局数据显示,该市7月20日下午4时至5时一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7月19日晚8时至20日晚8时,单日降雨量达552.5毫米。7月17日晚8时至20日晚8时,三天的降雨量达617.1毫米。而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mm,相当于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有分析指,从气候学的角度来看,郑州暴雨小时降水、日降水的概率,*重现期通过分布曲线拟合来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

气象部门规定: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50毫米为暴雨,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100毫米为大暴雨,24小时内降水量超过250毫米为特大暴雨。世界上任何城市,24小时内降雨接近200毫米都会严重积水,而郑州市内7月19日晚8时至20日晚8时24小时降水量超过550毫米,最大降水量出现在郑州市尖岗村,为696.9毫米,显然已经严重超过城市市政建设,特别是降雨相对较少的北方城市的排水承载能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周四(7月22日)引述了德国锡根大学的洪涝专家严森(Jürgen Jensen)教授说,201.9毫米的小时降雨量太大了,“一直开着水龙头都无法造成这么大的降雨量……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排水系统能应对这样的情况。”有业内人士分析指,面对这种量级的暴雨,绝大多数城市都承受不住,而要想建设具备防御“千年一遇”暴雨洪水能力的排水系统,其工程复杂度和投资量级是超出想像的。对于常年水情不这么严峻的城市,比如郑州市,若真按照此次极端情况设计,将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image.png

郑州遭遇的特大暴雨和洪水显然超过了一般城市市政建设的排水承载能力。(路透社)

事实上,一周前开始,从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到河南省市层面,就开始研判黄淮流域汛情和布置抗洪抢险。7月13日,河南省早早宣布防汛进入“战时状态”。诸多信息显示,从7月17日开始,河南省从上到下都已经动员起来,准备迎接汛情的到来。以省会郑州市为例,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当日下发紧急通知称,当前防汛抗灾形势“十分严峻”,决定自即日下午5时起,将防汛二级应急响应提升至最高级别的一级。

但问题在于,此次郑州暴雨是“千年一遇”的,一个小时超过200毫米的降雨量更是突然而至,显然不能够苛责当地的应对举措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因为这并不是人力所能完全应对的。面对千年不遇的突发暴雨,人类的脆弱性再次暴露无遗。在这种超出人力应对能力的旷世灾害面前,当务之急是各尽其责,尽最大能力救助灾民,减少因灾害造成的各项损失,尽快重建家园,并总结经验。

天灾背后的质疑与反思

对于突如其来的暴雨灾害,不应苛责任何人,并不意味着在应对极端天气所引发的灾难面前,就没有需要反思和总结的地方。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洪涝灾害,以此次郑州暴雨灾害为例,如果能够更及时准确地预警,更迅速地作出应急反应,特别是地铁在暴雨来临之前及时停运,或者全市放假一天以应对可能的暴雨,可能暴雨带来的损失,特别是人员伤亡情况会大幅降低。

image.png

各个省份都应该从河南灾区中汲取经验教训,形成一套科学合理的应急管理机制和充分预案。(美联社)

在暴雨预警这一点上,曾经在2012年经历过“7·21”特大暴雨的北京,已经调低了暴雨预警的阈值,在北京不久前的一场暴雨之前,几乎每个市民都接到了暴雨预警短信,虽然事后证明并非所有区域出现暴雨险情,但这种让全民知晓的预警机制,无疑能够有效降低灾害风险,防患于未然。河南暴雨之后,中国所有省市都应重视和建立这样的预警机制,不能抱任何侥幸心理。

针对此次河南暴雨灾情,中国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气象部门连续发布了最高级别的预警——红色预警,但问题在于,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套针对气象预警的应急机制。显而易见,中国需要建立一套针对极端天气预警的应急机制,提升整个社会应急、救灾的综合能力。应该总结和反思的,也不仅仅是受灾省份河南,中国各个省份都应该从河南灾区中汲取经验教训,形成一套科学合理的应急管理机制和充分预案。

需要反思的,可能不仅仅是政府部门,面对这场让人猝不及防的灾难,中国的媒体,特别是部份官方媒体,被指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陷入了失位的境地。在内地社交媒体平台上,一些人质疑当地官方媒体起初的应对。比如河南地方电视台在郑州暴雨成灾过去三个多小时后,才在网民提醒下转为紧急状态报道灾情新闻;内地另一媒体用多地进入“看海模式”的说法报道出现人员伤亡的灾情也遭到质疑。

这应该成为全世界的警钟

不止于河南,最近几周,全球密集暴发严重的自然灾害。7月初,因为热带风暴,纽约暴雨导致地铁站被淹。6、7月间,极端高温袭击美国西部和加拿大。德国近期也暴发“百年不遇”的洪灾,截至目前,已造成近两百人死亡。不管德国、美国还是中国,在极端气候环境下都遭遇惨重的损失。气候变化之下,极端天气带来灾难,这绝不仅仅是某一个受灾国家的事情,而应该成为全世界的警钟。

image.png

未来,人类面对的极端气候环境只会更多,而不是更少。(Getty Images)

不管是否相信“全球变暖”理论,从最近数十年的气候变化来看,人类面对的极端气候环境愈来愈多,未来只会更多而不是更少。德国和中国今次遭遇的历史极值暴雨,无疑是一个警示,面对这样的大危机和大灾难,人类社会更应该思考的深刻命题是:我们究竟该如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各国乃至全人类该如何齐心协力应对愈来愈多变的气候变化问题?

上周二,日本东京召开的国际奥会第138次全会投票表决,同意在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之后,加入“更团结”(together)。在世界愈来愈急速变化的今天,不仅奥林匹克需要“更团结”,全人类也迫切需要“更团结”。因为眼前的灾难过去,并不是终点,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需要我们“更团结”地一起面对。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926.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