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中纪委发声南京疫情人祸 暴露管理漏洞的何止禄口机场

属于中国长江三角洲经济带的江苏省会南京,其经济发展不仅在上海面前黯然失色,也一直被江苏地级市苏州甩在后面。好不容易在新冠肺炎(CONVID-19)疫情肆虐期间于…

属于中国长江三角洲经济带的江苏省会南京,其经济发展不仅在上海面前黯然失色,也一直被江苏地级市苏州甩在后面。好不容易在新冠肺炎(CONVID-19)疫情肆虐期间于2020年逆风翻盘,自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首次跻身2020年中国大陆GDP十强城市之列,却又在半年后因为疫情上了热搜。

image.png

2021年7月25日,南京市鼓楼区五台山体育中心体育馆,等待市民前来登记并免费进行新冠肺炎核酸检测的疫情防控人员。(新华社)

北京时间7月28日上午10点30分,南京第八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通报,2021年7月27日,本轮疫情中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7例,累计153例。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病例数目迅速上升,目前中高风险地区已经超过30个。由南京禄口机场外溢的关联病例,已经出现在江苏宿迁、安徽马鞍山、安徽芜湖、辽宁沈阳、辽宁大连、广东中山、四川绵阳、广东珠海等多个地方。

7月27日,南京疾控中心官员表示,从已完成基因测序的病例来看,目前引起南京疫情的毒株是德尔塔毒株(Delta)。德尔塔毒株目前是全球疫情流行的最主要毒株。根据早前公布的信息,本次南京疫情大部分确诊病例都出现在江宁区,并且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密切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中山病例在7月15日就到达了禄口机场T2航站楼;绵阳病例则于17日从南京禄口机场出发,18日返回绵阳;宿迁病例也为17日抵达禄口机场;芜湖病例也与禄口机场相关。最新确诊的珠海病例,则是7月19日在南京禄口机场乘坐飞机。大连3例确证病例是南京返辽人员。

而沈阳发现的第二例病例则是目前外地最早与禄口机场相关的病例,该病例于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航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并就餐一次,最终包括其父母在内的一家三口也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因此,禄口机场出现疫情的时间很可能早于7月14日。此后便波及除南京外的多个省市。

image.png

本次南京疫情爆发地——南京禄口机场。(新华社)

机场管理漏洞是祸源

南京疫情的发展,印证了一位病毒学家早期的判断:机场人员出现了聚集性感染,一定是机场的日常防疫出现了重大的漏洞,是人祸。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次7月25日也对媒体表示,此番疫情说明南京禄口机场存在漏洞,可能在垃圾处理、机场清扫、货仓清扫等方面存在不严谨的地方,需要更细致的排查以堵住漏洞。

有中国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揭露了禄口机场境外航班管理漏洞细节,“保洁公司是外包作业,机场认为是外包公司管理,外包公司以为是机场管理,结果两边都不管,出了大问题;同一个公司既负责国内航班也负责国外航班,导致了交叉感染;保洁人员同家属混住。”

目前,南京禄口机场所属的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已经被停职。7月21日,江苏省委召开会议中提到,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此外,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中纪委官方网站也于7月28日发表题为《防疫漏洞尽快补》的评论文章称,“禄口机场存在监管缺位、管理不专业等问题,疫情防控的各项措施没有落细落实。”“倘若南京禄口机场能够及时认真落实举措,又何以在疫情防控中轻易‘失image.png

2021年7月25日7时起,南京在市域边界公路暂设68个离城查验点,对从公路离开南京的驾乘人员进行核酸阴性证明核验和健康码查验。(新华社)

地方政府迟滞防控加大扩散

自北京时间7月20日晚11时许发出关于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的通报后,南京市委市政府已发布了多条重要通告,并通过官方公众号还推送了多条涉防控疫情的重要提醒和重要消息。

官方7月21日发布的第1号通告中明确写到:确需离宁者,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自7月21日0时起实施)。同样在21日发布的第3号通告则进一步指出,通过公路驾车离宁的司乘人员应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但直到25日7时许,在南京市域各高速公路及市域边界的68处“离宁查验点”才正式设立,对经公路驾乘车辆离宁人员进行核酸阴性证明和健康码查验。

1号通告还称,各类网约车应严禁红黄码人员搭乘。但实际上,之后是四、五天内,并未有机构推动和监控网约车司机对苏康码的检查。7月23日晚,一夜之间,不少南京市民苏康码由绿变黄。但是实际不仅有在机场逗留人员依然是绿码,还有路过禄口机场的司机就变成了黄码,甚至还有网民反馈,他们也对于自己苏康码变黄毫无头绪,似乎很难找到自己与禄口机场的联系。

南京官方第2号和第5号则通告将开展两轮全市全员核酸检测。但是中间全员混筛检测点、禄口机场专门检测点、具有检测能力但需自费的医疗机构、火车站内供离宁人员专门检测点含混不清,且存在较严重的人员聚集情况。

由此可以看出,不仅是禄口机场的管理层,南京地方政府在后继的“补救”防控过程中依然存在多处漏洞,导致人员离宁出现失控窗口期,导致疫情进一步的扩散和蔓延。

基层防控意识淡薄

本次南京疫情的感染者轨迹经过梳理,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浮现出来:在这场疫情防控中,作为机场之后的第二道防线,基层医疗机构和发热门诊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目前已公布的南京新冠阳性患者活动轨迹显示,过去两周内,有至少17位患者曾去过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私人诊所就诊、陪诊、探视或因故停留。其中,至少有8名感染者是因本人身体不适前往就诊的。而基层医疗机构未能在第一时间识别出发热病人。

这与半年前河北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周边乡村地区爆发聚集性疫情的情况类似。如果说,石家庄发生这种情况是中国疫情防控中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疏漏是因为经验不足准备不够,那么半年后南京疫情再有类似疏漏只能说是管理不善加防控意识淡薄。

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爆发一年多,中国已经有了足够防控经验的背景下,作为东部发达省份省会的南京,却因为层层疏漏导致疫情延续,期间暴露出管理问题的不仅是禄口机场的管理层,还有南京市政府的疫情管控能力以及包括南京在内的基层防控短板,更是再一次揭开了南京“一流城市二流管理”——从基层到市政府乃至医疗基层无不存在漏洞的尴尬现实。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928.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