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业

敢断供集中采购,华北制药怎么了?

解奥 冯圆圆8月20日,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北制药”)因断供中选药物,不仅被监管机构列入“违规名单”,还取消其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

解奥 冯圆圆

8月20日,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北制药”)因断供中选药物,不仅被监管机构列入“违规名单”,还取消其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华北制药是最早进入生物制药领域的制药企业之一,其前身华北制药厂是我国“一五”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1953年筹建,1958年建成投产,结束了我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为改变我国缺医少药局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目前,华北制药主要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其产品涉及化学药、生物药、健康消费品等,治疗领域涵盖抗感染药物、心脑血管药物、肾病及免疫调节类药物、肿瘤治疗药物、维生素及健康消费品等700多个品规。据2020年(修订版)年报披露,华北制药旗下产品中抗感染类药物贡献收入占比最高48.25%。

此外,据2021年半年报披露,华北制药在抗生素领域较有优势,从生产规模、技术水平到产品质量均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自华北制药断供违规后,从8月20日至8月24日华北制药的股价一路下跌,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8月20日华北制药收于10.12元/股,截至8月24日收盘,华北制药每股收于8.87元。8月25日,开盘后华北制药股价再度下跌。

2511万粒药品,实际仅供货365万粒

8月20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公告了《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列入违规名单的公告》。

公告显示,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华北制药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根据第三批国家集采《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1)》有关规定,经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成员单位集体审议后,决定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华北制药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8月23日,华北制药对于此次布洛芬缓释胶囊断供事件作出了解释,原因可归结为三点,第一,在弥补产能过程中,由于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重视程度不够,资源未能充分配备到位,导致相关工作推进较慢;其次,按照新的《注册管理办法》及2021年2月修订的《<已上市化学药品药学变更研究技术指导原则(试行)的通告(2021年第15号)》,明确缓控释制剂生产批量变更隶属重大变更,注册申请需提供3-6个月的稳定性研究资料并上报国家药品监管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批准,致使扩产项目的申报及审评审批进程延长了6个月;最后,布洛芬缓释胶囊生产厂区位于石家庄市藁城区,2021年初石家庄市新冠疫情出现反复,而该城区被认定为高风险区域,按照石家庄市疫情防控相关要求,2021年1月6日至3月8日藁城区处于封闭状态,人流物流基本中断,无法正常生产,生产验证和审评审批工作也受到较大影响。

另据公告披露,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2020年销售收入为50.22万元,占其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0044%;2021年1月至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按照以往华北制药百亿级的营业收入推算,布洛芬缓释胶囊断供事件并不会对华北制药的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抛开疫情的特殊原因,自2020年8月24日中选至2021年8月20日,根据协议华北制药应向山东省供货2511万粒,而其实际只提供了365万粒,供货不足15%。

2020年8月,华北制药按照“委托生产、批量变更、设备和工艺变更”的申报政策,并根据当时的政策预判供应量后,参与了第三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项目的申报,而并非毫无准备的参与。抛开疫情反复影响的近1个季度的时间,仅“生产单位相关负责人重视程度不够”或许不足以解释剩余3个季度华北制药迟迟未能完成产能补足。

华北制药产能补足受阻,或与其承压的资金流有关。从近年来华北制药的业绩表现来看,华北制药可谓是个微利企业,百亿的营业收入所能剩余的利润最高时也仅有1.53亿元。

吞噬利润的期间费用

据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修订版)年报数据显示,华北制药的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64.1亿元、65.74亿元及81.79亿元;而华北制药账面的货币资金则分别为12.5亿元、12.23亿元及49.08亿元,3年间货币资金虽然增长近4倍却远兜不住其同期一年内需要偿还的有息负债。

除此之外,2020年在华北制药仅实现了0.97亿元的归母净利润的同时,华北制药已经拥有了高达46.18亿元的长期借款。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华北制药的长期借款金额分别为7.9亿元、16.46亿元及46.18亿元,华北制药的长期借款在3年间增长了近6倍之多。而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却仅实现了1.51亿元、1.53亿元及0.97亿元。

2021年半年报,华北制药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已高达99.17亿元,长期借款则为39.17亿元,而同期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却仅为0.01亿元。此外,今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甚至出现了亏损。

高额的负债必然伴随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至2020年,华北制药的财务费用分别为4.32亿元、5.21亿元及5.77亿元。除了借款利息,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也是吞噬利润的一大黑洞。2018年至2020年期间,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6.39亿元、31.99亿元及27.64亿元。

与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形成反差的则是研发投入,2018年至2020年,华北制药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33亿元、3.66亿元及4.69亿元。

相比研发投入的金额,华北制药远超同行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或许更为值得关注。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华北制药的研发投入资本化比重为74.56%,而可比的哈药股份、华润三九、科伦药业及白云山的研发投入资本化比重分别为7.6%、18.31%、4.82%及2.58%。而资本化的支出不仅可以将支出计入资产而且可按收益年限进行分摊,分批次的影响未来利润。

较低的坏账计提比例

在2021年的半年报中,华北制药的其他应收款占流动资产总额比重18.84%,占总资产比重9.93%。数据显示,其他应收款账龄在3年以上的金额占其他应收款总额的81.8%,其中1年以内、1至2年、2至3年、3至4年、4至5年及5年以上的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57亿元、1.57亿元、1.57亿元、2.64亿元、2.21亿元及16.34亿元。

而当期坏账却仅计提了51.99万元,坏账准备当期余额为0.72亿元。华北制药的其他应收款不仅账龄长,且坏账计提比例较低,并不符合常规逻辑。在常规逻辑下,发生时间越早的款项,其无法收回的概率越高。

按照款项性质,华北制药将其他应收款分为六类,其中占比最高的则为搬迁停工损失款。据2019年半年报披露,根据省政府和市政府的规划部署和公司转型升级需要,华北制药从2008年开始启动迁建工作。随着华北制药的整体搬迁以及生产场地的转移,华北制药原生产单位开始陆续停产或减产,因此华北制药将富余人员人工成本、减产设备闲置期间折旧及停产单位发生其他费用及折旧等计入搬迁停工损失。

根据石家庄市政府关于支持华北制药搬迁改造土地补偿政策(详见临2008-001公告),预计土地收益返还可以弥补华北制药的搬迁停工损失。翻阅华北制药2008-001号公告可知,华北制药可获得的土地收储资金约为8.15亿元,远不及2021年半年报所披露的24.26亿元。

另据华北制药表示,未来对于布洛芬缓释胶囊将加快推进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进度,力争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加强与该产品其他中选省份的沟通,全力以赴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321.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