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国际油价新高:拜登惨败 普京在两个战场的进击

从2021年12月至今,国际油价升幅就连升不止。WTI纽约原油7年来首次突破93美元/桶的关口,截至2月8日为91美元/桶,相较于12月初暴涨近四成。布伦特原油…

image.png

从2021年12月至今,国际油价升幅就连升不止。WTI纽约原油7年来首次突破93美元/桶的关口,截至2月8日为91美元/桶,相较于12月初暴涨近四成。布伦特原油则更是高歌猛进,触及94美元/桶的关口。

这还不是终点。高盛预计今年三季度,国际油价就能冲破100美元/桶大关;美国银行预测,到今年年中国际油价就能涨到120美元/桶;摩根大通大胆预测,如果俄罗斯和乌克兰进一步爆发冲突,油价很有可能飙升到150美元/桶,也即2021年Q4石油均价的两倍……

对此,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一个战场:通胀

现阶段,俄出口石油价格处于八年新高,而在俄美关系紧张、乌东局势乌云密布的情况下,卢布持续贬值,跌至两年最低点,油价上涨和卢布贬值这一独特组合,将给俄罗斯带来超额利润。此前惠誉(Fitch Ratings)一份报告指出,2021年俄罗斯油气收入就达到1250亿美元,比2020年多了500亿美元,而去年布伦特原油最高价格是86.40美元/桶,这意味着今年俄罗斯的油气收入只会更多。

而反观美国,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AA)2月5日燃料数据,美国加油站的平均汽油价格已经上涨至3.435美元/加仑,这是美国自2014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通胀率已经从去年1月的1.4%飙升至今年1月的7%,油价的高涨还将进一步推动通胀。对拜登政府来说,民众对通胀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对其在今年秋季的中期选举十分不利,拜登正在输掉这个与通胀的战场。

image.png

美国白宫1月24日的一次活动中,一名记者向拜登问及通胀对中期选举的影响,拜登在忘记关闭麦克风的情况下咒骂记者"What a stupid son of a bitxx",爆粗口内容被现场直播。(Getty)

第二个战场:石油定价权

再看外部情况。这一波油价强势上涨,主要是打破了外界的预期——2月2日,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联盟召开月度产油政策会议,视频会议仅用16分钟便达成共识,坚持按原计划在3月增产40万桶/日,拒绝了此前美国和印度主要石油消费国每天增产60-80万桶的诉求。

这表明美国影响石油价格的能力在迅速减弱。或许也正因如此,美国随即便在2月4日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豁免,允许其开展国际核合作项目。据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表示,这是为了允许美国与伊朗得以洽谈重启伊朗核协议(JCPOA/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一旦相关谈判取得进展,美国适当解除对伊制裁,伊朗石油出口便可相应提高,增加全球供应。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原油价格上的定价权,可以说趋近于丢了。这是拜登输掉的另一个战场,一个至关重要的战场。

两方面现况可加持此判断。其一,在数年前上一轮国际油价博弈中,美国是如何拿下话语权的?是异军突起的页岩气。美国页岩油气革命,使曾经的油气进口大国一跃成为油气出口国。然而,美国页岩油气发展每况愈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很多页岩油气公司被疫情掀起的巨浪所吞没。根本原因在于,美国页岩油气行业存在严重泡沫,成于资本,却也败于资本。

美国页岩行业募集资金的方式有二,一是发行企业债,二是以油气储备为担保获取银行贷款。这与常规油气开采不同,也使得页岩气公司的负债率比常规油气公司高得多。疫情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这直接令美国页岩气公司资金链发生毁灭性断裂。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公司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就是典型。2020年6月申请破产保护,此时该公司的市值仅为1.16亿美元,而债务却高达90亿美元。

image.png

2010年代初开始爆发的“页岩油革命”曾对全球石油市场带来巨大颠覆。(Getty)

综合媒体报道,2004年至2014年,美国27家主要石油生产商的资本支出增加了两倍,达到了近3,000亿美元。然而在2020年后骤减,至1,110亿美元,预计2022年资本支出将达到1,350亿美元左右,同比增长21.6%,但仍不及2014年投资水平的一半。由于美国页岩油投产周期较短,且产量衰减速度快,因此需要持续的资本投入以支撑产量的持续增长——然而,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无钱可给”。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2021年12月,美国已开钻但未完钻井(DUCs)数量为4,616口,较2021年11月减少了214口,并已处于2014年以来的底部位置。资本支出的不足,将在较大程度限制美国页岩油2022年的增量。这自然不利于其争夺国际油价定价权。

时隔8年 中俄再度大幅加码能源合作

美国千仓百孔,而2014年被美国逼到“油穷币现”的俄罗斯,则在新的博弈战场上虎虎生威。

2月4日,美国恢复对伊制裁豁免当天,普京则在北京与习近平大力加码中俄能源协作,签署15项战略合作。除了表明双方对解决全球关键问题的共同立场,深化两国财政金融政策沟通,增强金融风险抵御能力等宏观目标以外,俄罗斯石油公司和中石油还签署取道哈萨克向中国供应1亿吨石油的协议,在10年内向中国供应1亿吨石油,用于中国炼油厂加工。俄罗斯石油公司统计,自2005年以来,向中国输送了4.42亿吨石油。如今“10年1亿吨”的增量,规模不可谓不大。

image.png

2022年2月4日,习近平在北京接待来访的普京。这是二人10年内第38次会晤。(AP)

此外,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签署了第二份天然气供应长期合同。早在2014年两国便曾签署协议,于2019年底开始,为期30年,每年向中国供应380亿立方米天然气,而今则由380亿提升至480亿立方米水平。两国还在规划一条通过蒙古的新管道,建成后对华天然气供应将增至近600亿立方米,相当于中国增加了5.8%的长期天然气供应。

这不仅是中俄之间老生常谈的能源合作,其对地缘政治的作用,也额外值得注意。两国上一次签订大规模能源合作,是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引发的卢布危机之时,彼时俄罗斯能源出口受到西方制裁,卢布汇率一落千丈。中俄当年签定30年天然气供应协议,合同额达4,000亿,为俄罗斯“雪中送炭”,也为中国带来了稳定而价廉的能源供应——更为两国战略协作打开了大门,而后数年两国“同一个鼻孔出气”,乃至达到“史上最好水平”的情况可谓有目共睹。

如今这个节点,中俄再推能源大单,其战略意图可见一斑。

中国的能源和原材料产品订单对俄罗斯必然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在2018至2021年,俄罗斯财政总收入近40%都来源于出口油气能源和资源产品的利润,而出口到中国的油气资源占到了该领域出口总量的近30%。中俄的油气合作,将进一步让俄罗斯在这场国际油价博弈中无后顾之忧。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新长期天然气合同的结算将以欧元代替美元。这是中俄两国对石油美元体系的又一步进击。

image.png

2014年秋冬,受欧美制裁影响,俄罗斯卢布在半年内被“腰斩”,对俄国经济造成重创。(XE.com)

普京有机会将俄罗斯资源优势全力发挥

有人或许会说,俄罗斯跟美国博弈油气定价权,市场的结果极可能是推高油价。对于中国这个油气进口大国来说,岂不是推高通胀?的确,中国当下年度石油用量约为7亿吨,其中约七八成为进口。按照中国国家海关总署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原油进口量为51,297.8万吨,天然气进口1.2亿吨,对外依存度较高。

但中国跟美国不同,由于国情和政经体制的差异,石油价格对中国宏观经济及民生的影响力并不如美国那般明显,政治影响力就更弱。而高企的油价亦会首先由国有企业承担,传导到消费者的部分较不明显,也可以看到国际油价已经超过90美元,而中国的CPI增幅还不足2%。

其实,作为全球第一大进口国,中国最担心的是变数,是供应不稳。而中俄长期合同,能获得稳定的石油供应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当下,是国际油价定价权博弈的节点。目前俄罗斯占据“地利”—— 经过2021年长期供不应求的消耗,全球原油储备大概下降了9%左右。而2021年全球新增探明油气储量下降至66亿桶油当量,前年为190亿桶油当量。除俄罗斯外,去年世界各地的石油和天然气新增探明储量创下自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创纪录的长期库存赤字之后,更高的油价是极大可能的。

同时又具备“人和”——不论是中俄的油气大单,还是OPEC+会议上16分钟达成共识,可见沙特向俄罗斯靠拢,普京都有了更多的底气。

美国对内面临高通胀危机,对外是国际油价定价权的易主,中俄进而冲击的是石油美元体系。如今,拜登已经招架吃力,普京则必然难忘2014年卢布危机的旧恨。如今这一局,就看普京会不会再“追加一筹”。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668.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