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惨!她穿翼装从2500米高空跳下,降落伞未打开

中新网报道,据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官方微博18日通报,12日,参与纪录片拍摄的翼装飞行员,北京某高校大四女生小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失联。5月18日上午,搜救…

中新网报道,据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官方微博18日通报,12日,参与纪录片拍摄的翼装飞行员,北京某高校大四女生小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失联。

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

资料图:翼装飞行。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女大学生翼装飞行中失联 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

16日,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随即,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调动了两架直升机和多架无人机进行地毯式搜寻,但因为失联者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此前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

d7bf836b-5d02-4b8f-8148-de190f010e4b.jpg

天门山景区通报翼装飞行女生身亡,降落伞未打开。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经核实,这名失联的翼装飞行员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学生。这次参与搜救的有张家界当地政府组织的救援队、消防队伍,以及由蓝天救援队派出的专业团队,开展联合搜救。同时,节目摄制组、景区、当地熟悉地形的群众也参与到搜救中。

据新京报报道,小刘的朋友、圈内人秦峰告诉记者,蒋全和参与拍摄的摄影师发现,在飞行过程中,小刘遇到云层遮蔽了视线,之后偏离了计划航线,离开拍摄范围后,小刘失去行踪,无法确定她是否打开了降落伞,降落在何处。

噩耗!失联女大学生已身亡

18日晚间,张家界天门山5A景区发布事件搜救结果通报:

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得知情况后,搜救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自5月12日上午该名女翼装飞行员失联以来,张家界市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迅速启动应急搜救,组织消防队、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多支赶来支援的外地专业救援队、有关单位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组成联合搜救队伍,通过直升机、无人机、热成像等专业设备持续进行空中观察,多组人员划分区域分工进行大面积地面搜寻。因无法准确定位搜寻目标,搜寻区域地形险峻复杂、植被茂密,期间时有雨雾天气等多种因素导致搜寻搜救过程极其艰难。目前,搜寻搜救工作结束,相关善后正在有序进行。

翼装飞行有多危险?失联女生经验丰富,为何会出意外?

翼装飞行,尤其是低空翼装飞行是一种危险性和难度极大的运动。翼装飞行,确切地说是无动力翼装飞行,又叫近距离天际滑翔或者“飞鼠装滑翔”运动。

顾名思义,运动员穿着外观像飞鼠一样的、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从飞机、热气球,甚至是大桥顶、高楼顶等高处一跃而下,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等飞行高度低至安全极限时,运动员将打开降落伞平稳着落。

1.jpg

资料图:2019年9月6日,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竞速决赛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杨华峰 摄

失联女生小刘的朋友告诉媒体,小刘有丰富的高空翼装飞行经验,他们对于这次失联非常惊讶。小刘的朋友说:“大家都是民间跳伞爱好者,她现在还是大学生,她做的这个是一个商业活动、一个节目拍摄,她在圈内已经是‘大神级’的了,技术很好,这次失误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据媒体报道,根据美国降落伞协会划分的等级,“小刘持证等级达到C级,她实际的能力已达到了D级,等于是考教练的水平。”

此番这位女翼装飞行员失踪的张家界天门山,一直是翼装飞行者乐此不疲的圣地。曾多次在天门山参与低空飞翼活动的滑翔伞教练盛广强告诉记者,飞翼运动分为高空飞翼和低空飞翼两种,高空飞翼是指人在背着一个主伞和一个备用伞的情况下,从4000米左右高度跳下,相对安全;低空翼装是人只背一顶降落伞,没有备用伞,从建筑物或者其他地方,比如高度150米以上的悬崖上,或者几百米的直升飞机上跳下来。“高空翼装必须在1000米左右的时候打开,它有一个强制伞机制,而低空翼装,只要跳伞者自己不打开,就没有其他办法打开降落伞,所以低空翼装风险性是比较高的。”

30adcbef76094b368845bdf4acc5d3df8c109de7.jpeg

失联女生小刘生前照片。取自网络

盛广强表示,全国用低空翼装成功跳过天门山的,包括他在内不超过4人,他不会选择从2000多米且下方有山体的情况下使用高空翼装设备,因为“高空翼装必须在相对于地面2000米以上、空旷的地方去进行训练,不可以在一个底下有山、有障碍物的地方跳,因为你已经在2000米以上了,如果底下有个1500米的山,那么相对高度只有500米,这就不属于高空了,而完全是低空了。你用高空翼装玩低空翼装的项目,风险系数会增加很多。此外,高空翼装打开伞的时间与低空翼装不同,因为备用伞是不一样的,它的时间需要很久,而低空翼装就要快速开伞。”

盛广强说,他没看过小刘的飞行视频,但“毕竟底下有很多山体,对地形不熟悉,还是可能存在危险。如果风大的话,在诸多山体之间还可能形成漩涡,也会造成飞行的不稳定,带来意外。”

2.jpg

资料图:2018年9月15日,第七届翼装飞行锦标赛精准穿靶首日的比赛在张家界天门山举行 杨华峰 摄

天门山举办过很多大型比赛,也有国内外职业选手来这里安排训练,不过2013年匈牙利翼装飞行冠军维克多·科瓦茨就在这里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不幸坠落遇难,2017年加拿大运动员格雷厄姆·迪金森在独自训练中同样意外坠落丧生……

cb8065380cd791232fe257a8a03df684b3b780f8.jpeg

维克多·科瓦茨生前最后影像。封面新闻

翼装飞行的过程中,运动员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天气和地理环境的影响、操作的失误、降落点的偏差……这一切都有可能给飞行员带来可怕的生命威胁。除了拥有丰富经验的职业运动员外,必须承认,很多翼装飞行的实践者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拿到相关的资格认证(在欧美或者翼装飞行资格和拿驾照类似,需要经过拥有资质的培训中心培训),他们被称为“野飞者”,也正因为“野飞者”数量众多,无法被严格管理,很大程度提高了翼装飞行的死亡率,毕竟这项运动面临着太多复杂的情况。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84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