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

马云的纠结与金融灰犀牛

自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被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喊停,富比士(Forbes)中国富豪排行连续3年榜首的马云就从公众活动中消失。加上之后对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

自从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被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喊停,富比士(Forbes)中国富豪排行连续3年榜首的马云就从公众活动中消失。加上之后对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以及整改,让外界更关注马云的迟迟不露面,担心他出了什么事。

blob.png

马云是成功的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发展多有贡献。(Getty)

蚂蚁集团是阿里巴巴分拆后的金融机构,阿里巴巴则是由马云创办的电子商务平台,这一连串动作的确很容易被视为对马云的打压。由于马云曾在某领导的相关讲话后批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认为要建设金融健康系统,而不是担忧金融系统风险,被某些媒体视为打脸某领导,进而推论引起政府高层不满而遭整肃。

这观点有点小鼻子小眼睛,泛政治化解读容易误导投资者。

不过,马云和某领导对中国金融风险的看法不同,的确是牵动事件发展的主因,可视为中国民间强大的金融活力,与政府保守金融监管的对撞。一月上旬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期望分享蚂蚁集团的消费者信用数据,马云不愿意;正点出了双方纠结之处。

金融灰犀牛已经非常大只

要搞懂马云与中国金融监管到底在纠结什么,必须先厘清金融形势的脉络。简单来说,马云作为民间金融业者认为现在金融形势很好,政府应放手让民间好好发挥以促进经济增长;政府监管部门则认为现在金融存在着较高的系统性风险,必须严管以避免金融危机发生。

那么谁的看法对呢?其实这没有谁对、谁错,是观点不同。

风险愈大,利润愈高;这是做生意的铁律,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冒险家,马云当然是极成功的企业家。政府监管部门不同,金融危机发生对经济冲击很大,一定要严控风险。全世界央行都是保守性格,中国金融监管的危机感尤其强烈。

为什么?因为钞票太多,已造成资产价格例如房地产的泡沫化现象,债务也迅速升高,例如去年底地方债余额已达到26兆人民币。十几年来不断有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西方经济学家看坏,认为中国将出现金融危机。只是中国金融操盘手眼捷手快,掌舵很稳,金融风暴并未发生。

不过,以前未发生不表示以后不会发生,中国掌舵稳不表示世界走得稳。现在金融危机灰犀牛已经被养得又肥又壮,一旦爆发,恐创造史诗级的金融海啸。中国很紧张。从全球央行为因应新冠疫情无不金融宽松,拼命洒钱,唯独中国宽中带紧,即可理解。

blob.png

金融系统风险是中国要面对的主要风险之一,需要有所应对。(人民视觉)

事实上,从2015年“供给侧改革”开始强调“去杠杆”后,中国对金融体系的整顿只在去年新冠疫情较严重的那几个月略为放松,年底经济复苏明显后又开始转紧。蚂蚁集团IPO从原来的放行到后来的喊停,正表现这个过程。中国甚至采取激烈的“休克疗法”,对经营不善的国营企业,直接放手让它倒闭,去年至少有16只股票遭到除牌。

然而,真有必要这样做吗?这样不是会伤害经济吗?没错,会伤害经济,但中国这么做可视为“超前布署”。

先谈中国紧张什么。如果只有内部因素,中国金融风险虽然高,仍控制得住。中国是大政府体制,金融工具比美国的小政府多,只要操盘手稳健前瞻,问题不大。当前掌舵的是副总理刘鹤,经济学家,曾获得号称中国诺贝尔奖的孙冶方奖,得奖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比较研究>,专研应对金融危机,舵掌得很稳。

但加入外部因素就不一样。这几年中国加速金融开放,与全球金融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再能独善其身。当前全球债务大山堆得很高,国际金融协会(IIF)去年11月的报告,预估全球债务年底将飙升到277兆美元,GDP占比高达365%,创历史新高。而日前国际货币基金(IMF)还呼吁各国再增加支出,继续洒钱;债务大山还会再高。

这就是愈来愈肥壮的金融灰犀牛。现在问题不大,是因为全球低利率,甚至零利率、负利率。但只要利率一开始调升,问题就很大。举个例子,以厘清“利率调升”这个雷管引爆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例如美国;美国国债在2020年10月底已达23兆美元,疫情爆发后平均3个月增加1兆,保守估计2021财年结束,美国国债将超过25兆美元。

25兆美元债务是什么概念?利率每调升1个百分点,利息支出每年就增加2,500亿美金。现在美国基准利率为0.09%,问题不大,但利率只要涨到2%,利息就超过5,000亿美元。这表示美国政府就算什么事都不做,每天也要负担13.7亿美金的利息。

利率不可能永远维持低档。虽然美国联准会(Fed)承诺通货膨胀率要超过2%,才讨论升息的可能性,但Fed印了那么多钞票,将对物价形成压力。印了多少?Fed印钞票的术语是量化宽松(QE),QE的数量记账在Fed的资产负债表上。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Fed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到1兆,危机爆发后来到4.5兆。2020年因新冠疫情,经济冻结,Fed宣布无限QE,最新数据已来到7.4兆。

保守的经济学者都很紧张,乐观者只好期望低利率将导致通货紧缩,而不是通货膨胀;因为低成本资金支持业者创新,进而降低生产成本与销售成本。或者接受原本被视为旁门左道的“现代货币理论”;这理论认为政府可以无限举债、印钞票救经济,因为政府不会倒。

中国金融监管当然是保守的一群。或者这么说更客观:其他国家是没办法,不洒钱经济就崩,钞票只好先印再说。中国经济已经复苏,有条件采取积极措施健全金融体质。体质不佳的企业宁可让它先倒,也不要在危机发生时一起倒;高风险的金融商品不能再卖,以免出问题时太多受害者。在要求“蚂蚁”整改后,日前还发布通告,禁止支付宝、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等网络金融平台销售网络存款商品。

蚂蚁集团的金融创新

“超前布署”很好,但要付出代价。强化监管会影响经济发展,因为金融业者不敢轻易放贷,企业得不到资金挹注,就无法增加投资,改善生产效率或创新。

中国监管部门因而希望银行能以“精准放贷”取代“大水漫灌”。让信用良好、需要资金的中小企业获得资金,而不是放款给大客户。但商业银行怎么知道那些客户信用良好,可以放贷,那些客户信用不好呢?

所以中国建立“信用评级”制度,希望金融业者放贷有个依据。问题是这系统需要大量的信用数据,在成立之初,抱歉,还没有。政府没有,“蚂蚁”有。这是中国金融监管期望分享“蚂蚁”消费者信用数据的原因。只是马云不肯。

blob.png

蚂蚁集团应该可以与政府监管达成协议,以利自身和中国更稳健发展。(AP)

为何不肯?因为那是蚂蚁集团的核心竞争力。“蚂蚁”前身是阿里巴巴的淘宝网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分割出来后仍使用淘宝网的数据库。淘宝网用户在2019年底已突破8亿,这表示“蚂蚁”掌握了超过8亿人在淘宝网买卖的交易纪录。这些小商家去银行申请信贷,如果没有来往,银行根本不知道来者何人、信用如何,怎么放款?就算同意,也要拉高放款利率作为呆账准备。

但到“蚂蚁”贷款就是两回事了。可以直接在线申请,“蚂蚁”调出纪录一看,当场就可核贷,时间不过几分钟。这些小商家为了要继续在淘宝做生意,一般都会如期偿还,不容易吃倒帐。蚂蚁左手从网络收资金,右手从网络放贷出去,大赚利差,真是财源滚滚。因而IPO没被喊停之前,市场估值上看4,610亿美元。如果把信用数据分享给“信用评级”,就成为公共财,“蚂蚁”优势将消失。

这就是中国金融监管和马云之间的纠结,最后是哪方让步,还是想出可以共赢或妥协的方法,还要再观察。马云当然有权力独享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大数据,但“蚂蚁”的问题是量太大了,大到不能倒。虽然是小额贷款,去年6月统计,放款总额已高达到1.7兆人民币,占中国所有金融机构短期消费信贷的21%。存、放款客户数以亿计,如果倒了,将造成社会动荡。而“蚂蚁”的金融创新来自网络,自有资金仅2%,金融体质太脆弱,经不起大风大浪。监管机构要求整顿改造,也是合理的。

(本文作者:罗庆生,系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博士)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75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