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沙尘暴谁之过 蒙古草原的罪与罚

近日,发源于蒙古国戈壁的沙尘暴弥漫在北京跟韩国,也吹出中国大陆、台湾与韩国各自的解读,这当中有扭曲、也有误解,如韩媒《韩联社》称该国气象厅表示“源自中国沙尘暴或…

近日,发源于蒙古国戈壁的沙尘暴弥漫在北京跟韩国,也吹出中国大陆、台湾与韩国各自的解读,这当中有扭曲、也有误解,如韩媒《韩联社》称该国气象厅表示“源自中国沙尘暴或明早侵袭韩国”、“前一天发源于中国内蒙古和戈壁沙漠的沙尘暴预计16日凌晨至上午将刮入韩国”,引起中韩网友又一波奋战,中郭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特别澄清表示中国仅是“中继站”;台湾中央气象局长郑明典表示空气恶化“很可能有来自大陆沙尘暴的影响”,则被亲绿媒体《自由时报》进一步下标为“中国沙尘暴”。

image.png

2021年3月15日,星期一早上北京高峰时段,人们骑着自行车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可见沙尘暴垄罩了日常生活。 (AP)

一场沙尘暴,为何会有不同的认知?这固然与各方的刻板印象和事实的差距有关,但是其中也涵盖有心媒体将地理名词跟政治名词混用的操作,例如,“戈壁沙漠”实际上跨越中蒙两国,并不局限边境之内;而台媒把“大陆沙尘暴”这个地理概念转换为“中国沙尘暴”,也是刻意抽换概念,增添政治味道,同理,台行政院环保署称之为“中国北方沙尘”,也是在地理与政治概念边缘游走。

而中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荒漠化监测中心则出具卫星遥测影响的变化,试图澄清沙尘暴是源自于蒙古国,官媒新华社也在沙尘暴抵达北京前,多次报道蒙古国南部各省严重的沙尘暴灾害以及蒙古官方的处理举措。

其实,追究沙尘暴的国籍,乃是模糊了这件议题的焦点,因为沙尘暴涉及到的环境治理与经济发展平衡等诸多问题,都被刻意淹没了。若是从此次最早出现沙尘暴的蒙古国来看,其根本问题无疑是“草原保护”,而蒙古草原的减少,主要是受到气候和使用方式改变所影响。气候上的变化固然受到全球暖化与极端气候影响,难以在单一区域或单一国内解决,但使用方式则会加剧气候变迁的负面影响。

已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曾发现,不管是共产党 执政时期还是民主化后的利伯维尔场时期,蒙古人都没有把草场维持在一个可以持续使用的状态,“公地悲剧”导致的沙漠化依旧不断上演,甚至有极大外部性(如沙尘暴),她观察许多地方对于公共资源永续使用的传统智慧,提出“公共池塘资源”(Common pool resource)理论,认为在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之外,传统游牧智慧的方式可以解决过度使用牧场的问题,包含冬夏季的转场、牛羊群的结构配置等等,都是行之有年的永续手段。这种思维也可见于全球不少地方的传统智慧中。

image.png

对蒙古牧民而言,羊只是最重要的财富。(VCG)

蒙古国近年的经济发展结构,一方面是大力仰赖羊绒的生产,另一方面在金属煤矿油矿等矿业开发上也有相当大的着墨,然而这两种产业都对环境有一定的损害。并且,1990年代以降蒙古国的经济改革,虽然在所有权上大力推进了私有化,不过一般民众并未得到太多的利益,而且外债问题严重、货币(图格里克,төгрөг)对美元汇率不断贬值,十年内由1美元兑1,200元蒙图贬至2,800元,幅度极其剧烈。目前蒙古产业仍集中在初级的牧业与矿业上,对科技业的投入还未能产生极大的成果、经营中俄过境运输的“草原之路”还需要先完成大规模基础建设,就此来看,当前普通百姓要增加收入,不是去挖矿,就只能增加放牧,而蒙古经济结构的困境就陷入环境与发展的恶性循环中。

2021年3月的这次沙尘暴,值得众人省思草原经济体发展模式带来的经济困境,以及传统永续智慧若能使用,要怎么同时提升附加价值,使其能兼顾环保与经济。譬如,蒙古最知名的克什米尔羊绒高级品牌“戈壁”(GOBI Cashmere),若是能够拓展更多通路到欧洲与其他高消费地区,对于提升其附加价值以及整个产业链的正向发展都会有所帮助。此外,在现有的区别有机羊绒跟染色羊绒产品之外,若可以增加“永续牧场”所出产的羊绒产品,做出更多的产品区别度,应也能同时提升附加价值并达成环境保护的成效。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87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