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中国为何施压课外辅导行业?

中国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面临极大的课业与升学压力,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惜出重金为子女报读各种补习班。课外辅导行业蓬勃发展多年,成就了巨型教育机构,…

中国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面临极大的课业与升学压力,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惜出重金为子女报读各种补习班。课外辅导行业蓬勃发展多年,成就了巨型教育机构,有些行业巨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等都已在美国挂牌上市。

image.png

2021年4月20日,深圳某学校的学生放学。对于不少学生而言,放学意味着要赶往各种课外辅导班。(路透社)

不过,中国官方近日频频向这些公司施压。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5月10日公布,两家在线教育培训机构作业帮和猿辅导因为虚假宣传,均被处以警告与25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51万新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此外,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监管机构上月通知一家大型国有广播公司,要求其撤下线下教育机构新东方和好未来的电视广告。

消息人士还说,当局正研究拟定更严格的新规定压制补习行业,包括限制校外辅导课上课时间、补习班收费水平等。中国教育部和其他主管机构拟修订的规定主要针对课前及课后辅导,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三(K12)教育。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透露,草案最早可能在6月底之前公布。

为何官方眼下要对这个发展多年的成熟产业加大压力呢?或许有以下几个原因:

image.png

在线教育巨头猿辅导日前被指虚假宣传,被官方罚款。(第一财经)

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提升生育率

外界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要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升生育率。根据中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水平。分析认为,养育子女昂贵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各类辅导班的开销就占据了一大块。

据中国教育学会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K12学生中有超过75%参加课外辅导班,而这个比例目前已上升。为什么这么多学生要上课外辅导?学费昂贵吗?

北京一名年轻家长陈女士告诉《联合早报》,中国全国家长都有给孩子报名各种辅导班的压力,“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班,而每个班听起来都很必要”。

她介绍:“从孩子三个月开始,有幼儿的早教班;四岁开始有幼儿兴趣班,主要有运动、美术、乐器等;上了小学时间紧张,但奥数、英语是必须报的;小学三年级以后要全科辅导,要均衡学习也得有重点培养。”

陈女士认为,家长有报名辅导课的压力,主要是因为中国教育体制所致,“要出类拔萃肯定要培养”;此外,社会环境也是另一个原因,“孩子都在比优秀,家长也没法淡定,很少有家长能够佛系到底”。

陈女士的女儿才三岁半,但已报了很多班:游泳课、幼儿英语、阅读培训,“我身边朋友的孩子,有的同样三岁,一周有七到八节课,我不希望这样。但是按这个节奏,之后肯定会报辅导班。”

image.png

中国不少家长从孩子上小学前就报名各种兴趣班。(新华社)

价格方面,陈女士说,在北京,学前教育与入学后的课外辅导课价格都差不多,好的每节课要350元,一般实体课要比线上课贵不少。

而在非一线城市,价格则便宜一些。在西安某课外辅导机构任职的王先生告诉《联合早报》,他们机构实行一对一教学方式,高三的课程每节课40分钟、160元。

王先生透露,在西安,家长更喜欢线下课程,而学生多以初中、高中生为主。

减轻学生课业压力

对于莘莘学子而言,学校课业已经够繁重,还要抽出时间上课外辅导课,对身心都形成压力。

天津一名小学教师接受《法治日报》采访时就说,其学校低年级最早下午3点钟就可以放学,但此时学校门口已经有许多辅导班的工作人员在等着接送学生。“不仅是高年级,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也是刚放学又上学。”

由于学校、课外辅导班都有作业要完成,课外辅导班的作业还往往比学校难且量多,学生都得熬夜写作业。据《法治日报》报道,在农村等一些教育欠发达地区的中学,甚至在城市里一些一本、二本升学率不是很高的高中,大部分学生零点能够上床睡觉都还算早的。许多学生第二天上课时会选择用喝咖啡、涂抹风油精等方式让自己保持清醒。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3月1日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报告(2019—2020)》,就提到中国青少年睡眠不足现象继续恶化,小学、初中、高中生睡眠时长均未达标。数据显示,有95.5%的小学生每天睡眠不足10小时,平均为8.7小时;有90.8%的初中生每天睡眠不足9小时,平均为7.6小时;有84.1%的高中生每天睡眠不足8小时,平均为7.2小时。

除了睡眠匮乏,近视问题也在中国青少年中成为普遍现象。

中国教育部等十五部门近日联合印发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工作方案(2021—2025年)》,教育部5月11日举行新闻吹风会,相关负责人介绍,15个部门将联合开展减轻学生学业负担、强化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科学规范使用电子产品等八个专项行动。

中国的应试教育给不少孩子带来心理压力,学生因为压力过大,误入歧途甚至自我伤害的案例时有所闻,但由于应试教育依然是相对公平的机制,也是农村与贫困家庭的孩子脱离阶级固化的途径,因此,虽然对中国应试教育被不少人诟病,但在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下,官方能做的,或许只有给课外辅导降温。

image.png

应试教育在中国依然是相对公平的机制,也是农村与贫困家庭的孩子脱离阶级固化的途径。(新华社)

课外辅导乱象层出不穷

官方另一个要加强管制的直接原因,是课外辅导行业里的乱象近年越来越突出。例如刚被罚款的作业帮与猿辅导,都为了吸引更多学生报名,而在宣传时提供有误导性甚至不实的信息。

例如,作业帮官方网站涉嫌谎称“与联合国合作”,并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猿辅导在其网站谎称“班主任一对一同步辅导”“微信一对一辅导”“您的四名好友已抢购成功……点我抢报”等等为吸引家长与学生报名的虚假信息。

此外,作业帮和猿辅导在相关平台售卖课程,被发现均未以标示的划线价进行过交易,构成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的行为。

新华社2月23日刊登题为《在线教育乱象:营销成主业,“授课”变“售课”》的报道,揭露不少在线教育机构教师无证上岗、甚至外包师资等乱象。

也有业内人士说,当前一些热门的在线课程噱头很大,实际效果如何却存疑。如某人工智能(AI)教育平台做了一套教学系统,宣称AI老师已达到了20年教龄的水平。但事实上,这套系统连当地用什么版本的教材都不清楚。

更严重的问题是,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的教师并不专注教学,而是绞尽脑汁地售课。曾在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任职的一名高姓老师透露,公司给他们下达的重要任务就是让家长不断买课、续班,为此还要参加专门的“话术培训”,例如针对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家长引导其使用信用卡付款或者进行网贷。

在考核指标的指挥下,教师如想增加收入就必须做好销售,而不是钻研如何提高教学水平,“很多时候,学生叫我老师,我都在心里暗暗惭愧。其实我们是半个老师、半个销售,真的配不上‘老师’这个称呼。”

在线教育的乱象是近几年伴随着网络教育机构崛起而出现的。在线下教育领域,多年来也有不少问题。例如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一般好的教育资源都较为集中分配在一二线城市中心位置,三四线城市、位置偏远等地的师资与资源都不足,时而也出现教师水平差,误人子弟的情况。

image.png

“量子阅读”培训现场,孩子们快速翻阅书籍,据称有助于培养阅读神速。(互联网)

线下的补习班也有令人发指的欺骗行为,例如2019年轰动一时的“量子波动速读”,一些补习机构宣称他们的训练能让学生们“一到五分钟内读完10万字”,当时流传在网上的视频显示,一群学生机械地快速翻动书籍,两眼呆滞如机器人。骗局后来被不少专家拆穿。

课外辅导将在中国长期蓬勃发展

虽然中国课外辅导机构目前正面临官方施压,但长远来看,这些机构恐怕依然会蓬勃发展。上面提到的北京妈妈陈女士就认为,中国社会传统思路还是“唯有读书高”,只要应试教育存在,课外辅导行业必然长存。

她指出,课外班、兴趣班,在西方国家也有很多的,但那是有条件的上层社会、精英家庭培养孩子的方式,而阶层是相对固定的,你在这个圈子你的孩子就会接触到这些,“而现在中国的阶层还在变化,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跨入下一阶层,拼了命往上爬,也许等社会阶层逐渐稳定,就不会是全国都是‘鸡娃鸡妈’(指给孩子打鸡血,忙碌于各种课外补习活动等)。”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920.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