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上海疫情:当上海有钱人也得抢面包

上海实施封控管理,民众足不出户,引发“吃饭难”、“抢菜难”等问题。图为当地市民4月3日在小区内领取官方供应的蔬菜包。(彭博社)…

image.png

上海实施封控管理,民众足不出户,引发“吃饭难”、“抢菜难”等问题。图为当地市民4月3日在小区内领取官方供应的蔬菜包。(彭博社)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钱都不能解决的问题,肯定是大问题。

上海采取全市静态管理快两周,足不出户的封控政策严格执行,原定于4月5日全面解封的计划搁置,很多民众家中囤不够粮食,快递人员又人手不足,只能等官方提供补给物资,吃饭难、抢菜难等问题日益严峻,引发极大民怨。

社媒上周传出,“风投女王”徐新在社区群里求购面包和牛奶的截图。有网友调侃徐新投了美团、永辉超市、叮咚买菜,却还是抢不到菜,还有人找出了徐新曾经写过的名为《22亿美元算什么》的书,说身家几百亿的投资人也在蹲面包和牛奶。

image.png

网传中国“风投女王”徐新在社区群里求购面包和牛奶的截图。(互联网)

徐新虽解释称,因为儿子带了朋友,家里住了12人食物需求大,在上海这个中国众多富人聚集的城市,当人脉丰沛的有钱人都得拿起手机抢口粮时,不难想象一般市民为三餐发愁的处境是有多困难。

中国前首富王健林儿子王思聪对上海的情况也颇有微言。据称网上流传他在微信朋友圈的截图写着: “21世纪,吃不上饭只有可能是因为政治。”

最后一里路之瓶颈

与此同时,综合媒体报道和网络信息,上海其实并不缺菜,其他省份还筹集生活物资、防疫物资驰援上海,但问题出在关键环节——把物资交付民众手上的“最后一里路” 。

根据上观新闻3月底的报道,上海书苑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户们连日来最苦恼的是,怎么把成熟的蔬菜运出去。因为疫情管控的原因,只能看着很多蔬菜烂掉却运不出去。

新任京东CEO徐雷在朋友圈发文,表明京东在抗疫救援方面,“从来不惜力,从来不算账”,但同时指出“有些事情不是京东可以自己解决的”,并直接点出疫情当下供应链方面各种各样的难题,包括道路被封、司机和快递员禁足家中、各地疫情管控标准不一。

image.png

新任京东CEO徐雷。(互联网)

根据网上流传的微信截图,徐雷感叹,“我们库房遍布全国,配送站遍布城市角落,我们太清楚现在的疫情进展和管控的各种手段了”,他自称“写得很委婉了”,上海的情况使他很难受,“憋的我都快抑郁了”。

他举例说,京东每日从上海接到几百万订单,但“库房解封、车辆车证乃至到街道都需要疏通卡点”,兼且大量司机、快递员都被禁足家中,要把物资送到用户手上十分困难。

“地方政府或对供应链理解不到位”

徐雷也指出,各地疫情管控标准不一,且层层加码,这样的消耗战让人吃不消。

“首先你要有车证,没有车证根本出不去进不来,其次,各地政府要求不一样,经常进去十个货车司机就吃掉十个货车司机,这是消耗战啊,我们连合作伙伴的货车司机都调动了,但这种消耗战受不了。”

徐雷说,上海疫情初期,市内库房被封,当时京东还可以用昆山主库群支援(上海订单是以昆山为主),以及全国公司库房支援,都已经不算账了,“但道路被封,进不去,最后彻底瘫了”。

他说,昆山库区后来也被封了,江苏到上海的道路被封了,这已经不是一个企业可以做的了,“所以最后上海的小哥自发去支援社区了,公司都没有要求,因为他们领着京东工资没事干,自己也不舒服”。

徐雷不讳言,地方政府和部门可能对“供应链”的“理解不到位”。

他强调,政府一定要知道什么是保民生,不是环卫、卫生、公安这些公共部门才是民生,不是只有国企才是保民生,不是品牌商愿意供货就是保民生,“供应链条上的关键点一旦断掉,啥都没有,商品在库房、蔬菜在地里”。

作为电商平台新晋“一把手”,徐雷对供应链问题的剖析很具说服力,也直接点出了物流业在现代生活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特别是当人们因疫情而被禁足在家时,所有封控政策出台之前,都须对城市物流体系的运作做周详考虑和部署,否则断粮、抢菜等不可思议的乱像将天天上演。拥有2500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上海况且如此,其他城市相信更加不堪。

封路影响中国逾四分之三货运量

徐雷所指的道路被封,情况是有多严重?

长三角、山东、河北、广东多地据报为防堵疫情而封路,导致货车动弹不得、物流瘫痪。

据《星岛日报》报道,有上千万名驾驶司机受困,影响中国逾四分之三货运量,多地高速公路及省道上有大货车大排长龙。有司机拍视频诉苦求援,称已困在车队好几天,每日以方便面充饥,感叹“生活实在太难”。

image.png

大量货车卡在中国高速公路上。(互联网)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昨天也在微博上发文批评,部分地区对货运车辆采取层层加码、一刀切的通行管控措施,指“抗疫中显然还是有一些简单粗暴的东西”,明言“货运都阻挡,这不是抗疫,而是对抗疫的破坏”。

他指出:“货运一旦不畅,会产生连锁反应,严重影响各地居民的信心,可能引发更多超市抢购。”

地方与中央加紧制定对策

物流瘫痪引发极大民怨,中国官方连日来加紧商定应对策略。

交通运输部4月7日召开物流保障协调工作机制会议,负责人表明严禁在高速公路主线和服务区设置防疫检测点,严禁擅自关停高速公路服务区,确保全国交通运输干线畅通。要依法依规制定通行管控措施,不得层层加码、一刀切,确保通行管控政策统一。

同日,上海市宣布允许非涉疫原因被封控在小区的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走出封控区,回到保供岗位。

京东、饿了么等电商零售企业接着在4月10日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纷纷表态加大上海疫情保供。

image.png

4月9日,在京东物流上海虹口营业部,快递人员正在搬运物品。为助力上海物资保供,阿里、美团、京东、叮咚买菜、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都宣布从各地增派人手、保障物资。(中新社)

饿了么资深副总裁肖水贤说,过去一周,饿了么新增2800名骑手重返岗位,平台上新增4000多商家恢复开业接单;京东集团副总裁王文博说,京东已调配了首批2000多位快递小哥,为上海一线提供运营保障和物资派送服务;盒马有约300名一线作业人员走出封控区回到保供工作岗位;大润发600名员工从江苏、浙江、安徽三地出发驰援上海。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贸易司4月10日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组织召开物流行业企业座谈会,负责人表示将积极协调有关部门,为全面恢复物流运行“营造宽松环境”。

与会的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贺登才提出三个“同等对待”。

他说,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要将物流系统与城市供电供水等基础设施一样同等对待;将物流作业人员与医护人员、志愿者等“大白”一样同等对待;将保障经济社会平稳运行与疫情防控成效一样同等对待。

上海“三区分级防控”管理

处在疫情风暴眼中的上海在上周六(4月9日)公布将实施“三区分级防控”管理。

最高风险“封控区”(七天内有阳性个案)继续严格禁足。“管控区”(七天内没阳性个案)居民,每户每天可在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分时有序、分区限流,至小区指定区域无接触式地领取配送物资。“防范区”(14天内没阳性个案)民众可以在所在街镇范围内适当活动,不得流动到封控区和管控区。

上海市政府在今天(11日)的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根据初步筛查结果和风险研判情况,各区划定了第一批三区名单,其中封控区7624个、管控区2460个、防范区7565个。

“三区分级防控”的落实,再加上官方和民企积极打通物流动脉,相信在一定程度上将有助于逐步纾缓“抢菜难”“吃饭难”等民生难题。

有专家曾形容,物流就像城市的血液,通过动脉和毛细血管将养分送达城市的每个角落。一旦血液输送出问题,城市和人一起遭殃。病毒清零固然重要,但所有抗疫措施在出台前应经深思熟虑、避免层层加码或过度“一刀切”,在防疫过程中,别把生命的尊严也清零掉。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748.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