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香港政府为何要封锁Telegram?

港媒周二(17日)报道,由于“起底”(人肉搜索)行为猖獗,香港私隐公署正研讨设立黑名单,打算封锁多次发布起底资料的社交平台Telegram。…

港媒周二(17日)报道,由于“起底”(人肉搜索)行为猖獗,香港私隐公署正研讨设立黑名单,打算封锁多次发布起底资料的社交平台Telegram。

image.png

据报香港打算封锁社交平台Telegram,以打击起底行为。(法新社)

消息引发各方反应。一些专家认为封锁Telegram从技术上实现难度很大,还可能有损香港开放自由的形象。同时,也有许多普通网民感到好奇:众多社交平台中,港府为何要针对Telegram?

为何是Telegram

诞生于2013年的Telegram号称是“全球最安全的聊天软件”,它最大的特点在于用户可对对话内容进行加密传输,传输服务器高度分散在全球各地,对话内容不储存在云端,并支持设定聊天记录定时销毁。

换句话说,Telegram可以保护用户的私人对话不会受到来自政府、雇主等第三方的监控。这种强大的保密属性使Telegram成为全球各地社运、民运人士最为广泛使用的即时通讯软件,同时也给各国各地区政府的相关工作带来极大挑战,香港就是其中一个。

在香港2019年的反修例示威期间,就多次出现警务人员、亲北京人士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上传到包括Telegram在内的社交平台。就连一些示威支持者和泛民人士也未能幸免。

image.png

在香港2019年的反修例示威期间,多次出现警务人员、亲北京人士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上传到包括Telegram在内的社交平台。(彭博社)

香港高等法院那年就点名Telegram,禁止任何人在该平台发布言论鼓励或煽动暴力,意图造成人身伤害或损毁财物。有消息称,香港私隐公署自2019年起观察到,绝大部分的起底信息,是来自Telegram群组。

消息说,Telegram每星期都会新增逾200个起底信息,当中大部分涉及政治因素或社会运动,被起底人士包括政府官员、立法会议员,甚至一般市民。而有关违规信息,大多来自台湾用户。

香港政府去年修改法例,把未经批准将个人资料在网络上公开列为刑事罪。负责个人资料保密的私隐专员钟丽玲周一(16日)在立法会说,当局仍然收到不少相关投诉个案。去年私隐公署共发现842起,在起底刑事化后,就其中25起展开调查,与警方的联合行动中共拘捕六人,另有66起个案正进行调查。

消息人士说,私隐公署近月一再要求Telegram公司删除有关违规“起底”信息,但一直未获正面回应。除非Telegram公司短期有积极回应,否则将考虑首次引用《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66L条所赋予的权力,停止或限制市民连接相关平台信息发布入口,甚至限制整个平台。

image.png

消息称,除非Telegram公司短期有积极回应,否则香港当局将考虑停止或限制市民连接相关平台信息发布入口,甚至限制整个平台。(档案照)

就在官方宣称在考虑封锁Telegram之际,香港一名26岁的电脑技术员因在反修例期间利用Telegram频道发布了大量煽惑他人暴动等言论,昨天被重判入狱六年半,是涉及Telegram案件中判刑最重的一次,似与港府的表态形成呼应。

法官在判刑时称,频道内的帖文有呼吁他人对“蓝店”(指支持港警、港府的商家)、公共设施、警察宿舍等进行刑事损坏;煽动燃烧路障以堵路,放火扰乱秩序以支援四所大学的帖文,并附上教导制造汽油弹的信息;煽动堵塞机场和主要干道,呼吁他人参与三罢(罢工、罢课、罢市)等示威活动,煽动他人以腐蚀性液体、可燃性物品破坏警车等。

法官还特别指出,被告为涉案频道的唯一持有人及管理员之一,对频道内大量非法信息视而不见长达九个月,认为被告曾与他人达成犯罪协议发布煽惑信息。

Telegram的立场

Telegram公司发言人沃恩昨天应询时说,Telegram一直强烈反对共享个人隐私信息,禁止“起底”内容。公司也定期删除来自世界各地的“起底”内容,也会处理所有透过应用程序或电邮发送的举报。若当中包含非法色情或鼓吹暴力的信息等,将采取相应的行动。

但沃恩也说,任何与政治审查或限制人权有关的请求,例如涉及言论自由或集会权等,公司则不会禁止。该政策通用于每个国家或地区。

Telegram创始人杜罗夫(Pavel Durov)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他相貌英俊、年轻多金,身上有着浓烈的自由主义色彩。大学毕业后,他就和哥哥尼古拉一起创办了类似面簿的社交平台VK。

image.png

年仅38岁的Telegram创始人杜罗夫相貌英俊,身上有着浓烈的自由主义色彩。(Instagram)

2011年底至2012年初,俄罗斯爆发了一系列抗议普京再任总统的活动,讽刺批评普京的漫画在VK上疯传。俄罗斯政府要求杜罗夫查封这些反对者的VK账号,杜罗夫的回复却是一张吐着舌头的小狗,并补充说:“这就是我的答复。”

杜罗夫对抗政府的态度遭到了当局的报复,随后他不得不离开俄罗斯,成为“世界公民”,并开始了坚决捍卫个人隐私、言论自由的Telegram软件开发工作。

然而,Telegram的保密属性不仅让它大受社运人士的欢迎,也被质疑成为了“恐怖主义的温床”。但即便如此,杜罗夫也不放弃他对个人隐私保护的极致追求。

一名主持人曾在一场活动中问杜罗夫:“如果你知道恐怖分子使用你的平台,晚上能睡得好吗?”杜罗夫却答说:“我认为相比于对恐怖主义这种坏事而产生的恐惧,隐私以及我们的隐私权更重要!”

俄罗斯和伊朗都试图封锁Telegram未果

政府和Telegram之间缠斗,恐怕不只是香港面临的难题。

早年和杜罗夫结怨颇深的俄罗斯政府2018年曾以Telegram违反法律为由,开始封锁国内用户使用Telegram,但Telegram之后委托其他网络公司为俄罗斯用户提供服务,绕过限制。而当俄罗斯当局扩大封锁范围时,就连带影响俄罗斯用户访问其他与Telegram无关的网站。

当时有报道指,俄罗斯的行动甚至令当地科学研究员无法访问科学期刊的网站,影响研究进展。最后,莫斯科在2020年解除了对Telegram的封锁。

伊朗2018年也曾明令禁止使用Telegram,最后同样以失败告终。

此外,印尼2017年7月曾下令封杀Telegram,理由是担心极端分子利用这个可将信息加密的平台“宣传极端和恐怖主义”。杜罗夫之后通过与印尼政府积极沟通,答应杜绝恐怖宣传资讯传播,印尼才解除该应用的封锁。

封锁Telegram对香港的影响

根据香港01报道,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以俄罗斯为例,指这些网络平台的IP地址会不断转换,不仅技术上难以实现封锁,还可能牵连其他网站,他因此怀疑港府限制令的效果。

image.png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质疑港府封锁效果,并质问如果“起底”信息移师至其他社交媒体,是否会一并考虑封锁其他软件。(资料图)

方保侨还呼吁港府三思,并质问如果“起底”信息移师至其他社交媒体,政府是否会一并考虑封锁其他软件呢?方保侨因此建议,政府用义正辞严的方式,加紧要求Telegram移除相关“起底”信息更为实际。

不过,香港科技创新界立法会议员邱达根则认为,“起底”在香港已经刑事化,通讯软件须遵守当地律,Telegram没有按照私隐专员公署要求删除“起底”信息,就需要负起责任。

至于具体如何禁用Telegram,邱达根说,需要待当局研究,他提到印尼当时封锁是通过服务器。

除了技术上的难题外,有分析也担心,香港如果封锁了全球通用的社交软件,恐会影响其区域信息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有损其国际化的形象和声誉。

彭博社在周二的报道中指出,Telegram是香港市民了解涉民主活动人士法庭案件最新情况的主要平台,如果真的被封锁,可能会引发民众对其公民自由进一步被侵犯的担忧。

报道也认为,封锁Telegram是北京持续对香港施加影响所作的努力的一部分。

根据港媒报道,尽管一些香港网民对封锁Telegram表示支持,但确实有不少网民认为应有选择使用社交媒体的自由,担心若这次禁了Telegram,未来会否再禁面簿、WhatsApp、IG等社交媒体,与中国大陆的互联网管制看齐,那香港就离“要VPN的日子不远了”。

image.png

一些香港网民对封锁Telegram表示支持,但也有不少网民认为应有选择使用社交媒体的自由。(彭博社)

对于这类担忧,港区人大代表、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勇受访时强调,禁用Telegram不会影响到新闻自由和通讯自由,因为“媒体也不是靠Telegram起底(运作)”,且禁令并非为了保障政治人物,而是保障每一位市民。

陈勇还说,政府未必能百分百禁止Telegram,但希望通过此举以儆效尤。他以禁毒作比喻,称即使未必可以百分百禁止,“都还是要禁”。

香港最终是否会封锁Telegram,或能否封锁成功,目前要判断还为时过早。Telegram的确给政府治理带来不少麻烦,但香港作为国际都会,又是中国“一国两制”的活招牌,能否借鉴其他地方较为迂回的处理方式,在管理和开放中寻求更好的平衡,将备受注目。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789.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