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网课爆破”—疫下新难题?

河南一名高中历史老师刘韩博上月底在家上网课后心梗离世,其女儿发文直指源头是网暴。图为网传刘韩博的灵堂。(互联网)…

QQ截图20221112123211.jpg

河南一名高中历史老师刘韩博上月底在家上网课后心梗离世,其女儿发文直指源头是网暴。图为网传刘韩博的灵堂。(互联网)

中国近期疫情形势严峻、防控升级,多地教学从线下转为线上,“网课爆破”也随之产生,并成为中国互联网的新流行词。

河南一名高中历史老师刘韩博上月底在家上网课后心梗离世,其女儿发文直指源头是网暴,相关问题受到更广泛关注。多家官媒发文章指出,“网课爆破”本质就是网络暴力,而这背后还潜藏着网络黑产的影子。

什么是“网课爆破”?

“网课爆破”一词并非最近才出现。从2020年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全球各地的工作、学习场所都纷纷开始向线上转移,当时就出现了类似“网课爆破”的现象,英文称为“Zoombomb”,主要是指网课或视频会议的链接、会议号被恶意分享到社交网络,“爆破手”入侵或者加入特定会议、课堂进行破坏行为。这些破坏行为包括开麦说话、播放歌曲、刷屏霸屏,甚至直播淫秽视频等。

不过,和传统的网络安全问题不同,“网课爆破”并不涉及难以破解的技术问题。根据第一财经引述好视通首席技术官王飞解释,导致网课被入侵的原因并非在线课堂系统安全出现问题。网课被入侵时,只需第一时间限制或踢出捣乱者即可,并不会导致网课中断、卡顿、黑屏等技术问题,也不会导致正常参与者无法接入等严重安全事故。360手机安全专家俞奎也说,“网课爆破”的本质是秩序管理问题,平台方加强平台认证机制保证会议入口的安全,为会议方提供会议管理功能,同时提供通俗易懂的会议使用教程。用户在使用会议前,充分学习和了解会议的各项功能,就能更好维持会议秩序。

网课后心梗而死的老师

据凤凰网报道,独居在郑新市的刘韩博上月28日开始上网课时,几个陌生账号入侵网课现场。

QQ截图20221112123227.jpg

在刘韩博上月28日的网课上,几个陌生账号入侵网课现场并发送奇怪的文字占用屏幕。(互联网)

据学生回忆,这些入侵者用“平时和朋友开玩笑都没骂过那么脏的话”来骂刘韩博。他们还相互打招呼,持续播放音乐扰乱课堂。这堂课曾尝试过换会议室,但入侵者依然会跟随全班人一起转移到新会议室里去。

班上一名学生说,刘韩博老师起初非常生气,但渐渐转为无奈。由于是测验课,学生们在纷扰的网课环境中做完了测验,直至九点后正常下课。

之后,刘韩博就再也没被联系上。刘韩博的丈夫和两个双胞胎女儿都在外地工作学习,当他们发现刘韩博猝死在家中时,已经是网课结束两天后了。

这期间,刘韩博的手机上还不断有学生发来消息,询问隔天早读内容。一名校领导还在微信群里通知,“批评A10班历史课刘韩博老师缺课”。

微博认证为刘韩博女儿的“小小沼泽酱”发文哭诉,自己的妈妈是被网络暴力逼死的。文章提到,入侵者用“各种恶劣下作的手段扰乱直播课堂秩序”,“通过语音辱骂、共享屏幕干扰课件投屏等多种方式再三刺激”,“最终我妈妈情绪激动落泪退出了直播课堂”。

QQ截图20221112123301.jpg

微博认证为刘韩博女儿的“小小沼泽酱”发文哭诉妈妈遭遇“网课爆破”。(截图)

刘韩博疑似遭遇“网课爆破”猝死的消息传出后,引起舆论高度关注。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周二(8日)发表评论文章说,“网课爆破”危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已经构成一种网络暴力。无论从行为看还是后果看,这类行为超出了公序良俗的底线,超越了法律允许的边界。必须依法严惩、依法痛击。

《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上周日发表评论文章说,“网课爆破”绝非简单的恶作剧,而是涉嫌违法犯罪的性质恶劣行为。法治社会不容邪恶横行。同时也应查清,“网课爆破”何以屡禁不止背后存在哪些乱象?

《工人日报》本月3日发文说,治理网络暴力,技术层面大有可为,也必须积极作为。文章呼吁,不能任由网暴变种、蔓延,不能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个我们”孤立无援地倒下。

实际上,河南历史老师遭遇的“网课爆破”在中国线上课堂已是屡见不鲜。据《法治日报》报道,沈阳某学院大学生上网课时就遭他人恶意闯入,有人开麦放歌,甚至在公屏刷屏“老师我喜欢你”。老师几番叫停无果。

广东深圳高中生小薇则回忆一次网课上,突然有捣乱者冲出来怪叫,紧接着网络教室一下多出十几个人,一直吵闹,放视频把老师的屏幕挤掉,语言也极为粗俗。

第一财经也提到,青海省海西州一所学校的语文课堂上本月1日遭遇“爆破”。陕西西安一名老师在10月末遭遇过类似事件。

“网课爆破”的背后是哪些人?

“网课爆破”成因复杂,参与人员也各有目的。上述报道称,有的是班里学生请人来捣乱,他们故意将相关信息外泄,“引狼入室”。

其中天津一名初中生的姐姐披露,当时网课遭到入侵,弟弟却幸灾乐祸,引起她的怀疑,结果发现弟弟加入了“网课入侵”群。

山东省滨州市某所中学一名学生家长也说,自己孩子也差点成为“网课入侵者”,“孩子和班里几个同学商量着在上网课时做些发弹幕、图片之类的恶作剧,结果被我发现了”。这名家长认为,现在许多未成年人都喜欢玩梗,有时候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只是觉得好玩。

不过,在“不想上网课”以及“纯为好玩”的熊孩子背后,其实是一个个有组织甚至还想牟利的团体。

QQ截图20221112123315.jpg

中国媒体报道,有的“网课爆破”是班里学生请人来捣乱,他们故意将相关信息外泄,“引狼入室”。(互联网)

一位昵称为“网课爆破手(有意思私聊)”在社交平台的备注为:网课爆破手,一节课1.5元。

还有一名自称网课入侵者的网民在微博透露:“朋友说骂人就有钱拿才进去的”。

根据网民的分享,爆破没有固定收费标准,一般在10元内,“但运气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挣100多”。也有人表示价格好商量,就是为了“图个乐”。

有网媒报道称,这些组织的资金来源主要还是那些不想上网课的学生。

 “网课爆破”能解决吗?

正如前文所说,“网课爆破”并不属于复杂的技术问题,也正因如此,解决途径反而需要多管齐下。

一方面,从法律层面看,“网课爆破”属于网络暴力,中国从民事、刑事和行政三方面都有相应的法律法规适用。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罗翔上周五(4日)发布视频对“网课爆破”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并指出对于扰乱正常的工作秩序、教学秩序,现行法律提供了许多规制之道,无论是教育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还是刑法,都有相应的惩治措施。

QQ截图20221112123323.jpg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罗翔上周五(4日)发布视频对“网课爆破”表达了自己的愤怒。(视频截取)

对于一些未成年的“熊孩子”行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说,学校和有关部门要教育学生,无论自己还是请人破坏网课秩序对教师进行辱骂,都是涉嫌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

熊丙奇还提醒说,这些入侵者其实是利用部分学生以及家长对上网课的不满意,对网课进行“爆破”,而“这种情绪是需要引起社会和教育系统关注的。”

另一方面,从老师角度看,软件应用的操作培训也非常必要。兰州市一名初中老师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他们经常遇到“网课爆破”的情形。不过都是老师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年老教师请教一下年轻老师如何操作。”多名老师受访时均提到,希望学校能提供网课软件的操作培训。

“网课爆破”是疫情特殊时期产生的新兴问题,但并非难以解决,如果疫情形势和防控措施一时半会改变不了,网课形式会长时间存在,那么至少要避免因此再多出一个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854.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