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美日鼓动企业“撤出中国” 北京已然提前布局

美国和日本的企业真的要撤出中国了吗?恐怕,这是很多人的疑问。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严重冲击全球经济,日本政府4月9日宣布将投入22亿美元,用以支持日企…

美国和日本的企业真的要撤出中国了吗?恐怕,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严重冲击全球经济,日本政府4月9日宣布将投入22亿美元,用以支持日企搬回日本,或转向东南亚等亚洲其他地区。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同日亦向全美呼吁:美国应该支付所有搬迁费用,协助想离开中国的美国企业。

QQ截图20200415192501.jpg

库德洛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两个主要谈判人之一。

虽然库德洛的这番言论只是建议,还非正式国策。但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两者官方层面鼓励企业撤离中国的消息,不可避免地引发中国社会的疑问和揣测。一些媒体做出了“美日要在经济层面联手反华”这样的预测。甚至,因为如此大张旗鼓地撤离,有的人还以为将要发生战争。

“狼”真的要来了吗?

针对美日的撤离行为,一些媒体认为“以美国、日本为代表的西方发达经济体,不再认可中国是他们休戚与共的重要合作伙伴,也不再相信中国发展到最后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可能是比2015年美欧日共同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和2018年贸易战更不友好的行为”。

中国国内的一些声音也认为,“撤出中国”的铁幕已经落下。这是否预示着美日要在经济层面联手反华?

但正所谓蛇走兔蹿——各有各的盘算。虽然都是“撤出中国”,但美日撤离的原因不尽相同。中国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自新冠肺炎爆发后,中国经济面临严峻考验,连带使在华的外国制造商也受到重创。彭博社报道,自今年2月以来,日本自中国进口的规模下滑近一半,导致日本制造商无法取得必要零件。有分析指出,日本政府鼓励日企撤离,主要目的是为了恢复中断的供应链,保护日本企业免受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战等不确定性的冲击。

面对百年一遇的疫情,日本国内舆论大声挞伐:制造业外移中国,造成日本产业链过于依赖中国,威胁到日本国家安全。这也是日本所谓“撤出中国”的政治因素。事实上,日本政府公布的“新冠肺炎紧急经济对策”文件,关于日本企业供应链改革的部分,主要是支持日本企业把产能搬回国内,或者是向东盟国家分散,但是并没有具体指明从中国撤离。

而之于美国,则政治因素更加多过于经济因素。事实上,从2018年发动中美贸易战开始,美国就一直在着手产业链回流的事情。以至于1月底疫情最早于中国爆发的时候,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说出“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流美国”的惊人言论。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美国政府自然继续寻找恢复经济的突破口,转移视线。

彭博社报道指出,这样的提议出来,正值特朗普政府寻找方法来启动因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而陷入困境的经济。另外,也是回应美国如何才能摆脱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 作为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言论符合他的人设。库德洛在中美贸易战中扮演重要角色——他是之前参与中美贸易谈判的两个主要谈判人之一。他的这番言论自然并非心血来潮,实际上已经是美国政府一直在做的事情。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国内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改变——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制造业的空心化,中产阶级收入增长乏力,民粹思潮开始泛起。特朗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台,其对应的是美国社会迫切希望改变这种困境的心理,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打动了选民。在特朗普看来,收入分配结构后面,对应的产业结构。美国制造业的大量“外包”,是美国中下层人民收入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因此,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以制造业回流作为其重要的施政纲领。

QQ截图20200415192453.jpg

中美之间的争锋,可谓无处不在。图为日本G20峰会中美元首会谈。

2018年以来,美国在全球挑起贸易冲突,特别是针对中国的贸易战的发生,“制造业回流美国”成为特朗普政府重点推进的“国策”。2019年8月下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曾命令“我们伟大的美国公司”立即开始“撤出中国”,同时宣布对中国出口美国价值5,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额外关税,使中美贸易战骤然升级。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让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直接意识到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这才有了特朗普多次提到的,“美国不能再依赖任何国家,必须实现全方位的独立”。这种独立,自然也就包括了供应链的独立和制造业的独立。“撤出中国”自然也是要再喊一遍的,而且还要更大声的喊出来。

那么,问题来了,美日企业真的会撤出中国?能撤出中国吗?

撤出中国,没那么简单

正如有分析指出的,过去30年多年,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产业分工和供应链的国际协作不断强化。中国作为人口红利强大的生产国,吸引了大量美国、欧洲和日本的企业到中国进行投资。这种跨国合作的关系,要么是外资直接在中国设立工厂,如富士康(背后是苹果公司);要么是外资企业与中国企业合资成立新的合资公司,比如宝洁;或者直接与中国本土公司签订生产订单合同。这让美日以及其他世界各国与中国,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紧密联系。

以美国计,中美贸易战开打的2018年,中美双边贸易额超过6,300亿美元,双向投资存量超过2,400亿美元。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的数据,2018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净流量为76亿美元。此外,按照最终受益所有权计算,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存量为1,165亿美元,而中国在美外国直接投资为602亿美元。

显然,美国号召企业撤离中国,恐怕不是“搬家费”那么简单的问题。政客们可能不会考虑这些,但企业是以盈利为主,撤回与否的核心不在于搬家费,而在于搬回美国或搬到其他地方,是否能够降低成本实现企业盈利。说白了,企业决策的核心是利润,如果留在中国更节约成本,更赚钱,企业家怎么会为了“搬迁费”而撤出中国呢?假如在中国没有利润,即使没有补贴,企业家肯定早已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撤出中国,不是空喊几句政治口号般简单的事情。

2019年9月,中美贸易战最为胶着的时候,也就是前文所述特朗普宣扬“我们伟大的美国公司”立即开始“撤出中国”的时候,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调查显示:87%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他们没有也不打算将业务迁出中国;83%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过去一年他们没有削减或停止对华投资。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大约有220名成员,包括波音、沃尔玛、亚马逊、通用汽车等知名企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我们的成员正在离开中国,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是稳定的。”“大多数在那里(中国)的美国企业明白,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是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

QQ截图20200415192510.jpg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让更多的国家关注自己的产业链。

《纽约时报》评论称,尽管美国有些人可能想让美国工商界与中国保持距离,但中国对全球商业至关重要。就在中美贸易战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上海浦东开建。刚刚过去的2020年3月下旬,美国陶氏公司(Dow Inc.)与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签署合作备忘录。根据协议,陶氏公司将在未来五年中对张家港基地增加3亿美元投资。

虽然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减弱,但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完善的产业链以及持续优化的营商环境,还是让中国依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中国仍然是全球资本最为青睐的投资场所。“撤出中国”,恐怕只是美国政客们的一厢情愿和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

北京已然做足准备

目前,中国是全世界制造门类全部齐全的国家。从产业链分布的广度方面来看,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从而形成了一个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能够自主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到可以满足民生、军事、基建和科研等一切领域的需要。

这正是美日,特别是美国所担心和忌惮的地方。

而随着中国越来越高的劳动力成本,一些外资企业也开始选择撤出中国,转移至越南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近年来,世界一些制造业企业纷纷采取“中国+1”的亚洲投资新战略。这很正常,这本身就是一种规避风险的商业考量,属于产业链布局的合理调整。中国也正在调整世界工厂的定位,进行产业结构转型以应对人口红利的降低。美国或者日本所采取的鼓励企业回流、转移的政策,可能会加速一些原本就要撤出去企业的脚步,但从整体和长远来看,无法对中国的产业以及经济造成不可承受的冲击,不足为患。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可以安枕无忧。虽然“撤出中国”是美国政客的老生常谈,但这背后,是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深刻变化,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之下。其中的核心,就是“逆全球化”思潮的流行以及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重塑。中国显然需要未雨绸缪,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做足准备。

尽管中国一直通过各种努力在推动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但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一直与中国背道而驰,逆历史潮流而动。如今的美国,是逆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也是最强大的推动力量。可以想象,后疫情时代,特别是在美国大选的当口,针对中国的政治动作必然不会收敛。

那么,中国做好准备了吗?种种迹象显示,答案是“是”。中国已经做好了应对最坏可能的准备。就如同针对中美贸易战,中国做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

这一点从中共高层最新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所释放的信息可以获知。4月8日,中共政治局会议针对当前国际国内局势,提出如下论断: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其背后的深意,不言自明。

“较长时间”,说明不是一个短期的权宜之计,是中长期的战略规划,是要准备打持久战的。“外部环境变化”,当然不仅仅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和输入风险,更包括由此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乃至可能的政治格局的变化。“两个‘准备’”,即“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表明无论是战略上还是战术上,中国都要行动起来,未雨绸缪。

中国所面对的国际环境的变化,是已经在发生的事实,而且这种变化还会持续很久,这是中共高层的战略研判,自然不仅思想上要有清醒的认识,在行动上也要做足准备。面对疫情的冲击,中国政府推出了大规模的稳外资稳外贸的一系列政策,包括推动外资企业复工复产、推动稳外资政策落实、提升投资促进和招商引资水平、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等多个方面。

至于中美会否开战这个问题。事实上,中美正在进行一场“非常规战争”——世界老大针对追赶者的遏制战争,但真正走向“热战”的可能性,从目前来看,微乎其微。因为,这需要中美两个国家,特别是美国,做好承受一场世界第一大国和第二大国之间的战争,以及战争所带来的不可控风险和毁灭性的打击。中国显然不会主动挑起战争,但也不会惧怕一场战争“强加到头上”。

如何战胜新冠疫情,可能才是当下美国最需要优先考虑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66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