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健康

疫苗上市前的众生相:美欧重金预定 小国自寻出路

随著中英美三国的疫苗进入临床第三阶段,疫苗项目现曙光。按照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CEO伯克利(Seth Berkley)7月27日的估计,到2020年12月拥有不超…

随著中英美三国的疫苗进入临床第三阶段,疫苗项目现曙光。按照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CEO伯克利(Seth Berkley)7月27日的估计,到2020年12月拥有不超过数亿剂的可用剂量,可能会在2021年底扩大到20亿剂。早前,世界卫生组织(WHO)7月22日称,疫苗预计明年上半年就可投入市场。

QQ截图20200729091444.jpg

美欧日锁定买家

疫苗还未上市,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已提前下单。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7月22日宣布,如果美国辉瑞(Pfizer)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共同研发的候选新冠疫苗在人类中证明安全有效,美国将向辉瑞支付19.5亿美元,以在美国生产和交付1亿剂新冠疫苗。根据协定,美国还可以再购买5亿剂。

7月7日,美国疫苗公司诺瓦瓦克斯(Novavax)宣布,获得美国政府16亿美元的支持,用于新冠疫苗的后期研究。根据协定,诺瓦瓦克斯需要在2020年末交付1亿剂新冠疫苗。较早前,美国5月向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研发的疫苗投资12亿美元,并预定了3亿剂。同月,美国还向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Sanofi)投资3,000万美元,获得了其新冠疫苗最大的预订权等。

美国还加大了对疫苗公司的投资。3月,美国对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候选疫苗投资4.56亿美元。4月,特朗普政府支持摩德纳(Moderna)疫苗投资4.86亿美元,7月27日,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开发管理局(BARDA)又追加4.72亿美元的资金。6月,美国政府与Emergent Biosolutions签订价值6.28亿美元的合同以扩大疫苗的生产能力。

欧洲各国同样敲定了大笔订单。7月20日,辉瑞宣布,预计在2020年和2021年向英国交付3,000万剂新冠疫苗。英国还将购买由法国生物科技公司Valneva研制的疫苗6,000万剂。此前,英国政府6月宣布,将购买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在6月组成“疫苗联盟”,与阿斯利康签署协定,预定了4亿剂疫苗。

日本7月20日亦与阿斯利康就提供1亿剂疫苗展开谈判。当天,日媒透露,阿斯利康的疫苗最快8月启动三期临床试验。早前,阿斯利康宣布,已与日本供应商和日本政府进行协商,将在疫苗的容器、保管及配送方面与第一三共、明治控股等日本企业展开合作。

自寻出路的“小国”

在美欧日提前订购疫苗之际,其他国家也在行动,比如哈萨克总理马明(Askar Mamin)7月17日称哈国有望成为有望成为首个购买俄罗斯疫苗的国家。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黄溪连6月透露,中国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优先向菲方提供。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7月27日在国情咨文中亦表示,已向中方提出请求,希望菲律宾能够成为首批用上中国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国家之一。

除了购买这一途径之外,不少国家则在买技术或者实现本土生产。比如,印尼PT Bio Farma制药厂、巴西圣保罗州Butantan研究所与中国科兴生物制造公司进行候选疫苗的第三阶段测试,两国都表示出获得中国技术转移的希望。

阿斯利康与巴西6月27日签署疫苗合作协定,也包括相关技术转移一项。7月21日,韩国保健福祉部与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和韩国SK生物科技签署了一份疫苗合作意向书,主要内容包括该药企成功研发疫苗后将SK生物科技指定为其生产基地之一。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5月12日称与中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在加拿大进入临床试验并启动后续生产工作。6月23日,中国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在阿联酋开始国际临床的三期研究试验。据悉,国药集团将与人工智慧和云计算公司 Group42 (G42)合作开展临床试验,疫苗将会在阿布扎比生产。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总裁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7月16日则透露,俄罗斯正在与沙特磋商疫苗临床试验及生产相关事宜。

可以预测,随著不少国家的疫苗进入临床三期,将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他国研发出来的疫苗生产线直接搬到本国。

分配才是难题

从美欧日到巴西、俄罗斯、中国等国的动作可以看出,各国都在自谋出路。这背后反映的是,各国尚未就疫苗上市后如何分配达成共识。

连世界卫生组织在此也是“缺席”,既没有国家同意让它参与分配也没有国家让它制定出一个分配方案。即便有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关注最不发达国家的诉求,可它援助的主要指标是各国的经济发展水准,最不发达国家未来接受疫苗恐怕也要有先后之次序。未来的一个局面会不会变成“富国优先获得而穷国只能等待”?

在各国政府优先考虑的是本国国民之时,我们更要问:从全球的角度考虑,到底是以本国国民还是全球最需要疫苗的人群优先获得?那些处于医疗一线的医生、护士乃至必要行业人员是不是更应该优先获得疫苗?

疫苗研发本就考验各国,更大的挑战或许还在后面。各国都急需疫苗,但疫苗分配到底是以实力还是以更为迫切的需要为准,不同的国家或者多边组织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这就使得公平分配说易行难,全球真正走出这场疫情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10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