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印度国防部连删三年文件 中印对峙有何不可告人真相

10月8日晚,《印度快报》、《电线报》等媒体发现,印度国防部突然删除了其从2017年至今的全部月度报告。这其中涵盖了洞朗对峙后的中印防务谈判、联合军演以及中印一…

10月8日晚,《印度快报》、《电线报》等媒体发现,印度国防部突然删除了其从2017年至今的全部月度报告。这其中涵盖了洞朗对峙后的中印防务谈判、联合军演以及中印一线对峙的一些细节。

印度国防部删稿不稀奇。8月时,印度国防部就删除了一份谈及“中国侵略”以及预言“拉达克地区僵局将长期持续”的月度报告。印方称这一公开文献“未经审阅”就突然发布,因此需要删除并调整。可随着该部门竟一口气删除了三年间的全部类似文献,这种理由就说不通,它所背后不可告人的内容可能也并非印度媒体热衷谈及的“中印对峙”。

中印对峙已成幌子

在得悉删稿后,《印度快报》记者当日专门连线了印度国防部,后者对此无可奉告。但印度国防部的消息人士还是放出口风,称此举系“内部调整”,要确保发布的报告“更为全面”。这一语焉不详的答复暗示了印方此举的目的:此举似是要全面删改近三年来的全部公开国防信息,而非改写一下中印对峙或交流的相关记载。

QQ截图20201010074151.jpg

不可否认,加勒万河谷一战后,印度民间尤其是战死者所在的比哈尔邦等地,民众的“爱国”情绪被调动起来了。(路透社)

印度国防部的这一反常举动因此让外界大为疑惑。

长期以来,印度国防部的公开报告都是在高官审阅拍板之后才允许放出的。这意味着即便有一两篇文章能绕过最终审核,但多数报告都是上峰首肯的。

观察家们指出,此番印度国防部即将经手删改的文献的确有一些牵涉中印相关的细节,但它们在三年间的全部月度报告中所占的内容是有限的。而且它们并未涉及2019年的印巴空战、印巴对峙以及2017年洞朗对峙等“已经定性”的重要内容。

根据网络资料显示,除去此前被删除的2020年6月报告,印方自2019年8月至今只有四次具体谈及中国的内容,在2019年和2020年各有两则。这在印方删除的全部近50篇报告中是极为有限的。

QQ截图20201010074228.jpg

对印巴对峙、中印对峙等热点问题,印度国防部其实早有关键定性。(路透社)

在2019年,印方谈及了中印交流的细节。首先是8月13日至14日间,中印国防部举行了边境“联合工作组”会议,该会议旨在商定中印两军从2020年4月到2021年3月间多次举行海军互访。其次是同年12月7日至20日中印两军在印度梅加拉亚邦西隆机场附近的“联合军演”。

到2020年,情况虽略有不同,但也并非敏感。第一则报告发生在2月5日,印方称在印度港市博尔本德尔(Porbandar)附近的巴基斯坦水域发现一艘中国053H3型军舰;第二则报告在3月,印度边境道路组织(BRO)称要在印控藏南与中国对峙的上苏班西里地区修建一座大型军用活动便桥(Bailey bridge),以此“确保当地战略需要,以及保证当地451个村庄村民的出行”。

新德里究竟要掩饰什么

事实上,相对于外界自2020年4月才开始关注的中印对峙,印度国防部试图掩盖的东西可能远超于此。

2020年8月,印度曾在“印度自力更生”的口号下推出新改革方案。它与印军装备有关。

QQ截图20201010074238.jpg

当新德里要强调装备的国产化时,很多对印度军力稍有人士的观察家难免会哑然失笑,并瞬间联想起印度每年国庆阅兵期间的摩托表演。 (Getty)

QQ截图20201010074308.jpg必须承认,印军人员如果装备齐全,军容也的确壮盛,但这背后也有着“万国牌”装备的辛酸。(Getty)

QQ截图20201010074348.jpg

对印军负责采购的官员来说,前往拉达克的大军增加意味着向欧洲购买被服、高山用品的开支又要增加了。(美联社)

比起华文世界热衷的“中印对峙”,印度军方从2017年至今最大的挑战可能仍是“军改”等莫迪(Narendra Modi)当局竭力应对但难有突破的细节。

从2016年开始,印军前陆军司令谢卡特卡尔(D.B.Shekatkar)将军曾组织专门委员会,以研究如何提高印军战斗力以及平衡印度国防预算等问题。到2016年12月,该委员会提交了188项军改建议,印度国防部只采纳了其中的99项,其中与印度陆军相关的65项改革直到洞朗危机在2017年8月结束后才开始。

QQ截图20201010074106.jpg

对印度来说,其员额超过130万的陆军正在成为其军事改革的最大阻碍。(Getty)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原计划在2017年8月开始,并在2019年12月完成第一阶段的印度军改在2017年9月发生了反复。

已故前防长帕里卡尔(Manohar Parrikar)和贾伊特利(Arun Jaitley)虽拟定了耗资1,500亿美元、清退近6万名官兵和文职人员的现代化军改一揽子方案。可到时任防长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2017年9月接手后,到2017年末,这一方案的实施反而让印军三军出现了9,259名军官和50,363名士官的员额空缺,以及70万挺步枪、4.4万挺轻机枪和4.46万挺卡宾枪的装备断供。印度空军至少10个航空队的米格战机也将在2024年全部报废。

对此,西塔拉曼不得不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间重新研究,另行推出了印度陆军的新改革方案。其核心在于先从印军总部下派229名军官前往中印、印巴前沿野战部队,并最终把印度陆军高层的两成高级指挥员配置在一线。此外,印度陆军为削减开支,亦计划削减15万文职人员,节约1.8万亿卢比(约合250亿美元)的养老金等开支,并提升战斗部队在总兵力中的比例。这种安排就与此前的“全面改革”大相径庭。

QQ截图20201010074400.jpg

莫迪曾称“印度在控制冠状病毒大流行方面做得很好”,并宣布了1.4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以提振低迷的经济。但这对推进印度军改帮助有限。(美联社)

到2020年,莫迪当局虽然尝试推行“战区司令部”体制,但印度三军的各行其是仍在继续。到8月9日,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宣布将“从即日起到未来四年间”停止进口101项军购项目,逐渐实施装备的“国产化”。这一策略又改变了印度自2017年“军改”之后的采购环境等生态。但随着莫迪主持的“国防采购委员会”又在10月6日批准为中印、印巴一线的印军紧急购买七万多支美国产的突击步枪,这种反复无常也显出了印军“军改”的混乱与无序。

很显然,在印度试图拿中国问题作为掩饰的时候,这种手法的确可以迷惑一些热衷中印对峙的看客。印方在细节上的小动作,暗示了其军方高层在指导思想上,较之此前的确因为领导更替而有所不同,代表印军的国防部基于其长期以来的官僚主义惯性,也从改文件来体现这一点。这件小事在提醒外界,需要继续留意在中印对峙时期被掩盖的印军“军改”问题。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37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