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商业

特斯拉中国被约谈:外企彻底告别“超国民待遇”

神话之后,回归现实,即使“钢铁侠”马斯克(Elon Musk)和特斯拉(Tesla),也不例外。近日,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联合约谈特斯拉…

神话之后,回归现实,即使“钢铁侠”马斯克(Elon Musk)和特斯拉(Tesla),也不例外。

近日,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联合约谈特斯拉,涉及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问题,要求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加强内部管理,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有效维护社会公共安全,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显然,在过去两年的一路狂飙之后,中国的监管部门给特斯拉踩了一脚刹车。

只是,全球资本市场还沉浸在马斯克鼓吹比特币的狂欢之中,特斯拉的股价也并未受到约谈事件的影响,但是假以时日,公司市值已经超过传统车企总和的这只新能源车巨兽,品控与售后这两大难题带来的舆论危机,很可能会接踵而至。

罕见的五部委联合约谈

自2018年开始在上海浦东建厂以来,特斯拉就是中国政府的掌上明珠,其建厂的主要资金来源于中资银行财团的贷款,建厂相关配套措施的进展也是“特事特办”,工厂的投产速度之快在同类企业中极为罕见。

image.png

加大先进制造业的引进。增强中国产业链韧性,将成为中国未来引进外资的主要方向。图为航拍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夜景。(视觉中国)

项目于2018年7月签约,当年10月拿地,2019年1月7日开工建设,2019年12月底正式交付首款车辆,2020年底开始量产第二款车型,2021年预计将建成整个一期项目。

特斯拉自身的马斯克风格,加上特有的中国招商引资办事效率,在极短的时间就让上海临港重装备产业区的工厂,从一片空地变成了特斯拉在海外的最重要生产基地,不仅供应中国市场,还出口到欧盟市场,规划中的50万产能应该在一到两年内就能完成,远期的百万产能也不是梦想。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这次特斯拉被中国市场监管总局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等五部委联合约谈,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而且细数下来,这些部委的职责分属市场监管、互联网监管、汽车制造监管、车辆运输监管与火灾监管,显示特斯拉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

特斯拉也没有豁免权

如果只是单纯的质量问题,只需要市场监管总局出面即可,犯不着还得拉上其他几个部委,虽然约谈的具体细节并没有公布,但这样的寓意,显然是对特斯拉的一个提醒。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待遇,恰恰凸显了特斯拉在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中的“特殊地位”。

但“特殊地位”不意味着豁免权,外资企业过去很大程度上享有的“超国民待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了解中国汽车业合资进程的话,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采取都是“市场换技术”的策略,这也导致具有技术优势的外资车厂,往往具有非常强势的地位,中方则处于弱势的地位。

虽然是合资车,但是中外双方实际的地位并不平等,这不只导致开放市场并没有换来真正的核心技术,反而是外资车企赚得“盆满钵满”,在市场竞争中更是长期享受到了“超国民待遇”。

特斯拉此次被约谈的导火索,是过去一两个月出现的多次质量问题,包括车辆行驶过程中莫名自燃的严重问题,成为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热议话题,而特斯拉一贯的“甩锅式”危机公关手段则饱受公众诟病,最终使得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来出面约谈,时间点选择在了中国农历春节之前。

考虑到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背景,以及特斯拉这只“鲶鱼”被主动引入中国汽车市场的政策出发点,即使特斯拉是地方政府的掌上明珠和标杆项目,但是并没有豁免权,依然需要尊重中国的用户情感和法律要求。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希望在中国市场长期扎根的外资企业而言,放弃过去的“超国民待遇”心态,将是融入中国市场的必要条件,特斯拉们也不例外。

对于此次约谈,特斯拉中国给予的回应是:诚恳接受指导并全面自检自查。特斯拉将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始终尊重消费者权益。对于消费者集中反映的问题,特斯拉将系统排查,切实落实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进一步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有效维护社会公共安全,未来更好地助力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良性健康发展。

品控与售后成长期挑战

当然,此次被约谈事件,归根到底还是在于特斯拉过于追求高速增长之后,所衍生的品控和售后服务问题,也折射出一贯迷信于马斯克个人品牌标签和直营店模式的特斯拉,未来在中国市场将遭遇到的长期挑战。

image.png

特斯拉依赖于直营店模式,随着销量和用户的大涨,在中国的售后服务将会是一个长期挑战。(路透)

在各大券商机构近年来的研报中,经常将今天的新能源汽车与十年前的智能手机市场来做对比,这两个市场确实极为相似,特斯拉也被看作是未来十年汽车业的苹果公司。但是回归产业本身,汽车业的供应链复杂程度和售后问题,对于特斯拉这样的后起之秀,恐怕过去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举个例子,同样是充电和使用过程中的自燃,汽车自燃的后果显然远大于手机自燃,带来的潜在伤亡和社会影响都颇为巨大,这也是为何特斯拉等新能源车出现这样的问题,会迅速变成舆论的焦点。

此外,随着快充技术在新能源车里面的广泛应用,快充的安全性问题也是一个疑问,此前,中国江西南昌消费者在使用特斯拉官方超级充电桩时突然出现故障,售后人员却“甩锅”电网,而电网也不甘示弱马上出来澄清,让特斯拉售后问题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这里面既有售后人员专业度不够的问题,也是充电技术本身发展过快带来的必然结果。

售后“甩锅”的事件,不只是一种态度傲慢的问题,背后更大的隐患在于,一向偏执于直营店模式的特斯拉,在目前年销量还只有十万辆规模时,售后捉襟见肘的问题就已经开始凸显,按照特斯拉上海工厂未来百万辆的产能规划,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近日,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2020年特斯拉在中国营收达到了66.62亿美元,较2019年的29.7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4%,占到特斯拉全球收入的21.12%。

以特斯拉全球50万辆的销量计算,中国市场的销量不低于10万辆。按照2020年的势头,最迟到2025年,特斯拉在中国的年销量有可能将达到50万辆以上的规模,再考虑到几十万的存量用户,那么如何给百万量级的用户提供优质的售后服务,对于要走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特斯拉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特斯拉在华会否成第二个三星手机?

毕竟电动车不是智能手机,特斯拉Model汽车更不是苹果iPhone手机。汽车的生命周期普遍在8至10年甚至更长时间,对于有百万存量用户市场的特斯拉中国来说,很难想象在不改变现有直营店模式的情况下,在广袤的中国大地服务好来自不同地域的消费者。

对于执迷于比特币及散户代言人的马斯克来说,在考虑自己的火星计划之外,真正认真去考虑这样的问题,恐怕才是直面特斯拉未来十年在中国市场的真正试题。

这里面不是没有前车之鉴,曾经在中国手机市场与苹果占据了高端消费者的三星手机,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失去了中国用户的欢心,转折点就在于一款旗舰手机的质量问题,市场份额从前几位变成了今天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而华为、小米等本土品牌则是瓜分了三星手机过去所占据的市场份额。

从用户画像的角度来说,今天特斯拉的不少新车主,很可能就是五年前三星手机的忠实用户,那么,三星手机的今天,会不会成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明天,这并非危言耸听。

同样的难题,对于中国本土的造车新势力和几大传统车企或许恰恰是一个机会,正如过去几年华为、小米在手机市场所上演的绝地反击一样。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五部委当下对特斯拉的约谈,何尝不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183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