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政治

美国分裂的病根?从美国两党的“拉布”争议谈起

近几个星期以来,拉布(filibuster,也即冗长辩论、阻挠议事)可谓美国政治最大的热词。事情的始末很简单:民主党人想要在联邦参议院改革现行选举法,放宽投票限…

image.png

近几个星期以来,拉布(filibuster,也即冗长辩论、阻挠议事)可谓美国政治最大的热词。

事情的始末很简单:民主党人想要在联邦参议院改革现行选举法,放宽投票限制。共和党则威胁以拉布的方式阻挠议事。1月11日,拜登(Joe Biden)于再三犹豫之后表态,支持民主党强行取替现行拉布制度。考虑到民主党在参议院只有一票优势,这种操作本就已引起轩然大波,而更讽刺的是,短短两日之后,在拜登前往国会山向民主党议员做“统战工作”时,却遭到两位来自红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反水”,最终功亏一篑。

这固然是美国党争的又一次闹剧,却也值得人们审思。

Filibuster:费力把事拖

在美国现行政治制度下,虽然法案只需要简单多数(51票)便可在参议院通过,但少数党可以安排议员“拉布”,以轮流发表冗长讲话的方式“费力把事拖”,从而阻挠议事。此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可以发起“剪布”(cloture,辩论终结)动议,在获得五分之三议员(60票)的同意后恢复法案议程——只是这必然需要跨党派配合,毕竟上一次某党坐拥60+议席还需追述到1970年代。

乍一看,拉布可谓是少数派的利刃,是“制约精神”的体现。可是,当监督与制约异化成党同伐异和“为了反对而反对”,一切就都变味了。

image.png

拜登上台以来对投票权保障的关注度甚低,一直为社会活动家所诟病。(AP)

随着美国社会的深层次问题一再恶化,社会愈发分裂,参议院也愈发频繁地上演拉布,其议事能力大打折扣,如今勉强可以任免人事,复议法案的能力则丧失殆尽。单论拜登个人,十多年前他也曾认可拉布制度,并将之唤作“妥协与中庸”(compromise and moderation)的基石。可如今,拜登却将之视作美国民主诺大的威胁。

不过,破坏力巨大的拉布制度,其实仅需简单多数(51票)便可予以取替。当然,这种硬推法案的方式无疑会产生报复性后果——而就在上周,不知是为了挽救美国的民主,又或是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前景,拜登便选择了这个“核武选项”。

民主党内的“反水叛徒”

1月11日,他不惜一改自己多年的立场,表示支持参议院改变关于拉布的规则,从而让《自由选举法案》及《约翰·刘易斯选举权促进法案》这两项相关法案通过。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即刻配合,并放出“若不妥协,我们就取替拉布”的威胁,宣布于1月17日在参议院发起投票。

对此,共和党人愤怒者有之,不屑者亦有之。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强硬反击道,若民主党胆敢取替拉布,参议院便将迎来“核冬”,一旦共和党人重新掌控参议院多数席位,“我们不只会推翻自由派们每一道伤害国家的改革,还会用各种保守政策来加强美国,且完全不需要民主党的参与”。

随后便发生了开篇提及的那讽刺性一幕:1月13日,拜登亲往国会山与民主党人会面,希望团结全党议员,特别是该党全体50位参议员,一举在投票权问题上冲破拉布的局限。然而,在拜登与民主党人会面之前,亚利桑那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西内马(Kyrsten Sinema)抢先发表讲话,称她虽然支持投票权法案,却不支持调整拉布制度,因为这只会加剧两党分裂。

closePowered by GliaStudio

image.png

1月13日,西内马于参议院大会上发言,宣布她不会支持“短视”的拉布制度修改。(AP)

其后,此前便曾令拜登《重建更好未来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功亏一篑的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亦表明,“我不会投票废除或者弱化拉布制度”。

至此,拜登的努力付诸东流。而无论是对拜登政府还是对美国,此事都将有长远影响。

再度功亏一篑的拜登

对拜登而言,美国总统上任首年通常享有“民意蜜月期”,若无法借此赶在第二年尾的中期选举助执政党取得好成绩,那么整个任期都将备受掣肘。然而拜登上任首年频频受挫,欧亚主要盟友对“价值观外交”多有迟疑、阿富汗撤军备受诟病、防疫失败,原本被寄以厚望、集主要政纲于一身的BBB法案也因党内红州联邦参议员曼钦的一句“不支持”而功败垂成。

image.png

2022年1月初,拜登的《重建更好未来法案》在民主党参议员曼钦的反对下胎死腹中。曼钦所代表的西弗吉尼亚州只有180万人口,可是他一人的决定却能左右全美政经前路。(AP)

是以,在今年11月中期选举前,拜登必须寻得“着力点”,而他的选择就是民主党支持者很在意的投票权改革。这既能显现自身效率,提振既有票仓的支持,又能让有色人种、新移民、穷人更易参与投票,巩固中期选举的胜算——问题是共和党固然不会支持拜登,这也就引发了此次围绕“拉布”的一系列问题。

如今,在1月17日的原定计划推迟之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虽然表示仍会在19日举行投票,但这也仅仅是为了民主党各参议员能留下记录,以便向支持者交差,以便向党鞭“纳军令状”,确保日后不再出现“反水的叛徒”——至于拉布和投票法改革,就可以不用想了。

由此联想到特朗普1月15日重返政治舞台,以及11月中期选举的迫近,拜登能否在那之前找到“着力点”,实在令人难抱期待。

美国分裂的病根?

那么,对美国而言呢?

image.png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1月15日在亚利桑那州佛罗伦萨举行集会,“软启动”2024年美国大选竞选。(AP)

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西内马在“反水”当日说,以取替拉布来通过争议性法案的这种方式是“短视”的,这无法解决参议院和国家的分裂,“为保我们的民主,必须解决疾病本身,即分裂的疾病”。

一定程度上,西内马的质疑是成立的。套用共和党少数派领袖麦康奈尔的话,“在座任何人都无法想像一个完全实施焦土政策的参议院会是什么样子”。民主党若以强硬方法取替拉布规则,必然会遭致共和党的报复,本来就已经党同伐异的国会将进一步分裂。

可是,即便不这么做,国会就不会继续分裂了吗?美国民主的疾病确为“分裂”,但分裂的病源又是什么呢?

笨蛋,问题真的是出在经济。

最近几十年,美国从政客到媒体乃至到大多人,都一再将经济发展及分配的挑战理解或包装为“种族、族群、政治权利、自由权利”等问题。可是这种认知不仅令种族、族群、民主、权利等问题在各方的聚焦下被越吵越大,还令经济问题一再被耽搁,一再恶化。最终,实体经济在资本逐利的驱动和“小政府”的影响下持续外移,空有股市的泡沫和GDP数字的增长,却愈发空心化;另一方面,对“涓滴效应”和“市场分配”近乎宗教狂热般的固执,又令得富者愈富穷者愈穷,纵有强大的创造力和全球最顶尖的人才,社会大众却认为生活品质一代不如一代,乃至今天上升到阶级问题的程度。

image.png

涓滴效应的实际情况。(网络)

值此时,民主党这种取替拉布规则的方案,至少也是个尝试解决的开始吧?似邓小平30年前一般,在兼听各派意见的同时也“一锤定音”,少一些争论,多一些发展,通过改善“经济基础”来解决“上层建筑”。

当社区多一些就业,多一些学校,黑帮、枪支、毒品、警暴等问题自然也能够得到改善;当市县多一些道路,多一些桥梁,令红蓝州份之间的发展差异随着货物及人员往来而有所弥合……美国诸多“价值观、形而上、意识形态”的问题,实则都根源自发展过程中的不公与不义,而发展的问题,真的还需要在发展中解决。

先贤将“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摆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前,正是因为人们首先需要格清事物的本质,弄清楚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问题,然后再摆正心态,抱持正确的心态与价值观,方可以合适方法循序着手解决问题——可如今,当美国社会本末倒置,一再将经济问题归咎于“价值观”和“权益”问题,又怎会不党同伐异?怎会不一再分裂?

是以,“拉布”一事不仅预示了拜登政府和民主党未来的颓势,亦折射出美国社会的分裂问题仍会继续加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652.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