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

谁卷走了村镇银行的400亿?

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实控人吕奕是河南村镇银行暴雷的始作俑者。(互联网)…

image.png

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实控人吕奕是河南村镇银行暴雷的始作俑者。(互联网)

从4月中旬至今,河南多家村镇银行“提现难”已经发酵近三个月,数十万储户近400亿存款“提现难”的原因也逐渐清晰起来。暴雷事件中,处处可见河南新财富集团的身影。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官员和河南金融监管局的通报,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村镇银行的线上交易系统也被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许昌市公安局6月通报,以新财富的实控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早在2011年以来,就利用村镇银行实施了一系列犯罪。

2011年正值河南新财富集团成立之年,也就是说,集团成立之初就开始实施经济犯罪。多家媒体报道,通报中的实控人“吕某”,是一名叫吕奕的商人。

吕奕的关系网非常庞大。和他关联的人物中,除了地方村镇银行的众多官员们,可能还有已落马的中国金融系统高官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

吕奕控制的河南新财富集团和众多影子公司,渗透进了13家银行,除暴雷的四家河南村镇银行,还有洛阳银行、河北银行等地区大行。

新财富集团哪里来的这么多资金,购买如此多的银行股权呢?这要从吕奕的发家史说起。

image.png

河南新财富集团人去楼空。一楼的大门处,张贴着禹州市公安局于4月25日张贴的封条。(第一财经)

吕奕的行长朋友们

吕奕在1997年创办过一家家电公司,在河南开封有一定影响力,但是真正发迹可能源于“兰尉高速”。兰尉高速由开封市组织企业投资建设,路线全长61公里,总投资24亿元。建设公司的实控人是吕奕,他获得了公路30年的收费权。

拿下“兰尉高速”的建设项目后,吕奕把公路收费权抵押给银行,借到了修路的资金。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通过抵押收费权,吕奕在2004年至2005年六次贷款,总额高达11亿元。之后,他把部分资金用于参股银行等金融机构,然后把金融机构的股权抵押借钱。

就这样,吕奕用从银行借的钱买银行股,再抵押银行股权从银行借钱,一环套一环地先后参股了很多地方金融机构。

在此过程中,吕奕贿赂了不少金融系统的官员。他能轻易地获得数以亿计的贷款,离不开众多行长朋友们的首肯。

郑州市中级法院曾在2018年9月的刑事判决书中披露,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向郑州银行副行长乔均安借款900多万,后续为获取更多贷款,又行贿2300多万。两人还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乔均安负责批准贷款,吕奕借款后以更高利率放贷给一些关联公司。乔均安2017年11月因涉嫌犯受贿罪被捕,后被判有期徒刑14年。

目前这份判决书在裁判文书网、河南郑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法院公告网等网站已检索不到。

除了乔均安,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在2017年批准了吕奕的35亿贷款,直到蔡国华因受贿落马,这笔贷款也没有归还。吕奕还曾自述,广州农商行首位行长、后任董事长的王继康和自己关系很深。王继康在2019年8月被查,后以受贿罪被起诉。

除了银行系统,监管系统的高级官员和吕奕可能也有牵扯。

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今年2月被捕,理由是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中国多家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报道,吕奕曾作为关联人物被最高检要求协助调查,此后疑似离开中国前往美国。

巧合的是,在蔡鄂生被逮捕的同一时间,河南新财富集团也在2月注销。

值得一提的是,吕奕至少在2018年就涉及乔均安受贿的刑事案件。如果他被最高检要求协助调查蔡鄂生案的情况属实,那么意味着,吕奕背着重重前科,在中国境内大摇大摆地生活了四年之久直到出逃。

始作俑者 狡兔三窟

吕奕行事狡猾谨慎,通过大量影子公司实施犯罪。在河南新财富集团渗透的银行股东名单里,几乎从未出现过吕奕的名字。他的蛛丝马迹,仅出现在一些法院的判决书和官方的通告中。因此,虽然吕奕的行长朋友们锒铛入狱,他本人却逃之夭夭。

曾与吕奕有过业务往来的河南金融业人士透露,吕奕出生于1974年,将国籍迁到了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自称是利比里亚驻中国商务投资代表、塞浦路斯阿芙罗赛达投资集团董事长。

image.png

吕弈今年早些时候以“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参加活动。(互联网)

目前吕弈疑似在中国境外以“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公开活动。今年3月,网上出现题为《联合国新媒体久安电视国际传媒理事长吕奕向全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文章,文中称“2021年,吕奕先生当选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新一届理事长”。

文章介绍,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Peaceever TV InternationalMedia Group Inc.)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由理事会管理的非盈利性新媒体机构,也是获得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批准、具有特别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与联合国有多年的合作关系。

久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官网也有类似介绍,但是不见任何地址和联系方式。公司网页设计粗糙简单,仅转载了一些关于联合国和慈善相关的新闻。点击捐款图标,显示页面已经损坏。

image.png

储户举着横幅于7月10日在郑州的中国人民银行分行前抗议。(法新社)

焦虑的数十万储户

对于吕弈出逃,重庆志和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公典律师分析说,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可以通过中美签署的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押送移交。

不过,尚不确定吕弈究竟身在何方,400亿的巨大烂账怎么填补,还是个未知数。

遭遇储户的大规模抗议后,河南7月15日起启动小额垫付,但多数储户仍怨声载道,尤其存款额5万元以上的大户更是焦急观望,担心毕生的积蓄被清零。

政府公告介绍,资金由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农信社联社)垫付。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400亿资金最终应该不会由地方政府买单,未来应是来自追缴到的赃款。

然而追缴赃款之路困难重重,集资平台大多在完成资金转移后被注销。许昌市公安局在6月18日的通报中说,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

如何认定款项性质也是储户的巨大担忧。目前政府只偿付属于“存款”的储金,但就涉事银行目前的吸金方式来看,资金掮客恐向多数储户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金融产品”若属投资,而非存款,储户只有等法院处置新财富集团财产。能拿回多少,取决于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资产有多少,余下的亏损可能要自行吸收。

村镇银行是定位于服务三农的小型金融机构,处在金融系统末梢环节,危机却无声无息地从县域走向全中国,显示地方金融系统乱象丛生。如何处理后续问题,不让民怨进一步激化,是个难题。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外媒参考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aimeicankao.com/news-2817.html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